吴必虎:评价和选择健康旅游目的地,离不开地球科学的深入研究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12-20
  • 点击次数:178

长期以来,旅游内容本身科学含量不高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中国旅游的健康发展,同时在旅游产品开发、旅游目的地选择时,也缺乏相应的科学知识为决策、投资作支撑。从地球科学视角而言,其在旅游发展各方面都可以起到支持作用,包括各类型旅游资源的评价、旅游景区选址、旅游吸引物运营管理等。今天主要从健康旅游这个角度来讲地球科学的理论指导与学理支持作用。

1、健康旅游发展的顶层设计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一个重要的关注点是高质量发展,而高质量发展的目标之一,就是满足人民群众对健康旅游的需要。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指出,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

十九大以来,全国人民克服万难,完成脱贫攻坚战,使社会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然而在这个过程当中也出现了新的挑战,如60岁以上人口比重超过18.7%,老龄化明显加快。老龄化问题促使政府、企业、国民对身心健康有了更大的关注。2014年以来,党中央、国务院以及各部委都发布了一系列促进健康旅游发展的政策文件,从顶层设计方面指导、鼓励健康旅游发展:2014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就提出健康旅游的重要方向;2015年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意见中,也包括了对健康养老旅游方面的投资政策意见;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今年(2021)国务院又发布了2021-2025的全民健身计划。

2、全球健康旅游发展态势稳步提升

从全球角度来看,健康旅游发展也在稳步增长。2015—2020及其后的预测,全球健康市场规模在逐步增加。另外健康旅游在不同地区的发展水平也不太一样,比如欧洲、北美、澳大利亚、中国等这些地区,健康旅游的消费较大。因为健康旅游本身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价值观的体现,健康消费的占比增加,是社会发展水平高到一定程度以后必然出现的现象。

 3、健康旅游:产品开发与目的地选择

什么叫健康旅游?它是基于健康生活的价值观(生活方式),以保持和促进身心健康为目标,以优良生态环境为基础,以健康休闲活动为形式,以养生物质、设施与服务为手段而实施的一种旅游活动。健康旅游目的地选择不仅取决于市场需求和人为投资运营,很大程度上受制于自然地理条件和地球科学因素影响。

健康旅游产品与目的地:高度资源导向

要明确认识健康旅游产品对自然资源的依赖性。比如森林康养,气候康养,海洋海滨康养、温泉、中医药康养等都离不开良好的自然资源条件。从需求端来看,通常旅游目的地的强竞争力表现在,一个目的地具有游客更喜欢的产品和服务。

实际上旅游目的地竞争力是一个复杂的、多尺度的指标,就健康旅游目的地而言,它不同于一般旅游目的地,因其高度资源导向的属性,优越的自然资源成为建设健康旅游地的重要优势。

健康旅游产品:由观光旅游向休闲度假旅游转型

长期以来基于视觉与文化体验的观光旅游产品占据旅游发展主流,今年正值十四五开局之年,党中央已经明确提出要建立一批世界级的旅游区,世界级的度假区,要建设一批国家级的旅游休闲城市、旅游休闲街区。“休闲”二字提及频率非常高,这表明中国旅游发展主旋律要由观光旅游模式提升转型为休闲度假旅游模式。那么在转型过程中,以健康为目的的度假旅游展现出了蓬勃的发展趋势。相应地,对健康旅游的资源评价、旅游地的开发管理所开展的科学研究的需求也就随之提升。

4、医学地理:不同地区健康类型有明显差异

医学地理学主要研究疾病和健康状况的地理分布规律,疾病的发生、流行和健康状况与地理环境的关系,以及医疗保健机构和设施的地域配置等,其最终目的是帮助创造最适于人类生活的优美环境,制订合理的、因地制宜的卫生防治规划,促进控制、消除疾病,提升整体健康水平。

在经济发达的国家,医学地理更多地关注保健和特定人群的问题,偏重人文地理对健康的影响研究;发展中国家则更注重疾病与环境的关系,偏重自然地理要素对疾病与健康的影响研究。

不同人种、地区、国家的健康指标不同,对不同环境的适应能力也不同。根据关于人类起源问题的科学分析结果,可以得知,人类迁移扩散的过程就是对新的地理环境适应的过程,比如因纽特人能够适应极度寒冷的地方;藏族人可以适应高海拔的地方。

西医和中医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科学范式,其思维方式、研究方式都不同。西医对人类健康水平、期望寿命提高都带来了极大帮助。但同时也要注意,以西方医学为基础建立的现代医学科学体系,不同于中医,它更强调标准化,即全球统一的指标体系,这忽略了不同地区人类的巨大差异。这一点从遗传学、人类学、DNA分布以及个体菌群差异等科学研究中都能够说明。

5、饮食地理:豆浆油条与橄榄油沙拉、米粥与牛奶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气候、水质、地磁和食材等地理因素影响着人类的健康,可以说,一个地区的“人类肠胃”构成了不同的生态系统,饮食结构上表现出明显的地理差异性。人类健康受地理因素影响非常大,因为食物结构对健康水平有很明显的影响。比如为什么山西人要吃醋?因为山西的黄土高原的水土碱性比较大,酸性的醋的摄入可使身体更舒服健康。

随着经济水平提升和社会结构的变化,地区间的食物种类差异已经缩小。大家都听说过这样的争论:中医认为中国人应该喝稀饭,而西医认为喝牛奶更有营养。事实上,每个民族、每个地区的人,肠胃对食物已经有了千百年的适应过程,就地取材或许更加可取,比如蒙古高原的人可能更适应吃肉和奶制品,而平原地区的人吃稻谷或许更舒适,要用奶制品完全代替稻米,是不科学也不经济的。

6、健康旅游目的地选择

旅游者在选择健康旅游目的地的时候会倾向于更加舒适的环境。环境舒适度与地球化学、气候、地质等因素有密切的关系。

从地球化学角度来讲,人类健康和长寿的环境基础是取决于地球化学的,某区域富含多种矿物质元素的石灰、碳酸盐等岩脉,经过长期风化会形成富含矿物质的水土环境,微量元素含量合适、比例适当,适应机体需要,环境中优越的“元素谱”相互协同作用,再加之生产生活污染较少,就会形成环境优越、人口长寿的区域。

水、土是健康旅游目的地的基础,中国古代就认识到了水土对健康的影响。比如《本草纲目》中讲到,“盖水为万化之源,土为万物之母。饮资于水,食资于土。”《晏子春秋·杂下之六》:“婴闻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环境、水土的变化,植物和人对环境的适应性也会出现差异。

气象、气候是旅游度假产业的重要资源依托。从全国主要旅游城市气候舒适度对比可以看出,丽江、大理、昆明、兴义和广州具有较长的气候舒适期,全年均达到7个月以上,其中兴义、大理和昆明的气候舒适期达到了8个月,优于贵阳、桂林、杭州、上海、北京和三亚等旅游城市。22℃到23℃是中低纬度平原地区人体的最佳舒适温度,国内知名滨海度假城市三亚、知名避暑城市贵阳都有气候度假地的优势。人体生理健康的实验研究发现,最适合人类生存的海拔高度是500m—2000m。兴义平均海拔1300m,具有舒适的海拔高度优势。

结论:健康旅游发展离不开地球科学的深入研究

最后讲几点结论。第一,后殖民主义批判语境下的健康旅游发展观:符合西方人的健康指标不一定适合于中国人。第二,产生于东方的地理知识,包括健康地理知识,对于构建中国人的健康旅游观念、开发健康旅游产品、建设健康旅游度假区,选择健康旅游目的地,具有独特的自身价值。第三,健康旅游产品开发和目的地建设,相比于其他类型的旅游产品和旅游城市建设,具有更强烈的地方依赖,地方性特征需要得到更多的探究。第四,中国旅游协会地球科学旅游研究专业团队应该加强这一方面的学术研究和应用推广。

(文/吴必虎 中国旅游协会地学旅游分会会长国际旅游研究院院士、北京大学城环学院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