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红色文化与都市生活的融合发展 ——以上海红色文化与现代生活为例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11-10
  • 点击次数:202

浅析红色文化与都市生活的融合发展

——以上海红色文化与现代生活为例

文/季辉英

受新中国发展历史革命活动规律与自然因素的双重影响,红色资源在区域分布上,多呈现出北多南少、乡村多城市少、内陆多沿海少等特点,也正是受限于此,传统红色资源的开发多停留在“旧址参观”“物品展示”“穿红军装”“吃忆苦思甜饭”等阶段。随着中国社会全面脱贫迈入小康社会,“十四五”期间,中国城镇化率预计达到65%。红色资源如何与中国城市化进程共生共长,如何从“束之高阁”的状态走入城市生活的细节中,是下一阶段红色资源开发的重点之一。

尤其在上海这种超一线城市,消费主义、商品经济浪潮与红色文化的交锋,城市日新月异变迁的脚步对传统红色基底进行着冲击,如何在保有红色肌理的同时,跟上城市现代化的节奏,同时源源不断地吸纳新青年拥抱红色故事?上海率先交出了一份答卷。

一、繁华都市与“红旅商”的完美接洽

上海商业的繁荣程度决定了红色资源如果想在这里重生,势必与商业交融。传统的红色历史如何与现代的水泥钢筋水乳交融?红色资源又如何不被商业繁茂的车水马龙掩盖?上海新天地商业街区旁的“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案例。

“中共一大”会址位于新天地商业街区北里(兴业路76号),与别的红色景点不同,“中共一大”会址隐藏在这片人声鼎沸的商业时尚中,与各式餐饮、欧美潮牌接洽得浑然天成,在石库门建筑“修旧如旧”的红青砖瓦风格中,巍然自立。

“中共一大”现址建于1920年左右,是典型的上海风格的石库门楼房,楼下一间18㎡的客厅即是当年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的地方。石库门,原本发音为“石箍门”,意为用石条箍门,最早兴起于1860年前后。太平天国时期,因战争动乱,江浙周边的难民涌入上海租界,这种融汇了江南院落与西式风格的石库门建筑开始大量建设用于老百姓居住。

在最早商业街区改造的过程中,“中共一大”会址与新天地北里保留了统一的建筑风貌,由瑞安集团聘请美国旧房改造专家本杰明·伍德建筑设计事务所、新加坡日建设计事务所、同济大学建筑设计院等团队,从红色建筑保护、城市发展、人文元素等多方面介入,力求复原石库门风格原有的乌漆门、巴洛克风格山花、青砖墙等元素。“中共一大”会址也得以进行了外立面的翻新与完善,并与后来新天地北里保持了趋同的建筑风貌,有机地融入了整片古典与时尚兼具的建筑群中。

为了新天地商业街区的打造,瑞安集团先后动迁了近2300多户居民,并逐步导入了几十家品牌业态,“1+N”的“红旅商”街区模式应运而生。“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在旅游开发中依托新天地快节奏、商业时尚的客流导入,以占地面积715m的空间,迎来连续两年(2018年、2019年)超140万人次的年参观量。2020年受疫情影响,在长达几个月闭馆之后纪念馆为了控制人流量采取预约制参观模式,尽管如此2020全年参观量仍突破50万人次。

“中共一大”以其古典的红色风韵、厚重的人文历史、丰富的革命事迹与新天地北里的时尚商业形成了互补。红色、古典、商业、现代在这里交汇,原本私密空间与公共空间交错的石库门里弄社区,在时代变迁的齿轮下,得以新生。

二、红色深度游的故事性线路设计

上海是中国近代史发生的重要现场,除了“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这类名气大、保存完整、有一定占地规模的红色景区外,上海还拥有60多处红色资源点,它们大多“小而密”分布在上海的主城区。为了把这些红色资源点与城市旅游无缝链接,上海先后推出了发现之旅“红色一平方公里”城市深度游、“红色大寻访”定向赛、红色百宝箱寻宝活动、“中共四大·力量之源”、“龙华精神·英雄之城”等线路。

以“红色一平方公里”城市深度游为例,活动由市旅游局、市委党史研究室、区委宣传部等部门联合策划指导。来自上海各个领域的青年自由组队,形成了“魅力东方”“白衣天使”“青年检察官”“社科精英”等十一支队伍,队员们自选角色(如陈独秀、陈延年、陈乔年、陈毅等),以“早期中共党员”的身份梦回1921年,以手机地图界面引导,寻找周边各个红色资源点、隐藏的老字号商铺等争分夺秒完成一道道关卡,最终实现胜利会师。整个游线设计将“慢游上海”与“红色之旅”相结合,全程有角色扮演、实地搜索、密室逃脱、定向闯关等不同环节,以“中共一大”会址为核心,周边一公里直径范围内的红色资源如周公馆、《新青年》编辑部旧址,以及上海本土老字号品牌店铺、名人故居等均被设计进线路,整个红色线路不仅是游客对上海红色文化的深度参与,也是对19世纪20年代老上海海派文化的沉浸式体验。

2021年“五四青年节”期间,共青团上海市委联合文化和旅游局策划了“上海青少年红色大寻访接力活动”,线路按照“开天辟地一救国”“改天换地一兴国”“翻天覆地-富国”“惊天动地一强国”四条主题线路展开,融入了“剧本杀”的设计情景,在一些关卡埋下了惊喜环节、神秘嘉宾、快闪表演等“彩蛋”,由不同的机关触发这些隐藏福利。青少年朋友可以5人组队,每人只需支付人民币80元的报名费用,报名费用于购买战队物资和保险,如队旗、号码簿、秩序册以及独家设计的红色主题T恤、当日不限次数的定制版地铁卡等。

上海的红色主题游线依托这座城市自身的建筑、人文、风情、街道等资源,融汇了国际都市的现代节奏,梳理、整合、挖掘再创新,使红色历史与这座城市的当下生活,一同熠熠生辉。

三、红色生态重塑城市的“里与面”

如果说,红色文化基底是城市的“里子”,那么绿色生态就是城市的“面子”。

除了上文提及较大型的红色景区和分散的红色资源点外,上海还有一批已经没有建筑实体的旧址无法通过改造复原,隐蔽在城市的角落里,很难开发利用。针对这一部分资源,上海虹口区提出打造“四川北路红色文化生态示范区”,旨在建造一个没有围墙的“红色文化博物馆”。

这个没有边界的“红色文化博物馆”以四川北路为中轴,从南部武进路至北部鲁迅公园,涵盖两侧支马路和旧里弄,面积近2平方公里。“露天博物馆”目前有红色文化遗址旧址57处,是上海和虹口红色文化遗址旧址最多的区域之一。为了增强游客的体验感,上海虹口区出台《文化强区三年行动计划》,强调运用新媒体技术挖掘红色文化旧址的故事和特点,编制发布虹口文化遗址旧址目录和地图,并运用二维码扫一扫技术实现室外场馆的全媒体阅读。

如今,这些看不见的红色革命旧址被改造成口袋公园、绿植景观小品等,在手机端,通过互联网的修复与完善,红色建筑得以重现,红色故事得以复原,活跃在居民的茶余饭后。

四、“长红盟”的区域联盟协同推介

上海红色文化发展的创新之处不仅仅在于上海自身的创新能力,它更作为一个强大的辐射核,联动长三角周边地市形成了长三角一体化背景下的红色文化圈层。

2018年,在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安徽省(三省一市)党委宣传部指导下,八市党委宣传部联合发起,多地市文化和旅游部门协同创建,共同成立了“长红盟”,即长三角红色文化旅游区域联盟。该联盟在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背景下,以“资源共享、信息共通、客源共推、市场共拓、品牌共创、实现共赢”为理念,持续促进长三角地区红色文化旅游的高质量一体化发展。

“长红盟”自成立以来积极推动长三角红色资源的互动连通。2019年,推出长红盟精选“跟着课本去旅行”主题线路;2020年,“长红盟”举办“红市集”,成为长三角地区首个以红色文化为主题的创意市集,“红市集”重点支持苏浙皖周边地区在上海开展红色文化宣传与绿色农产品展示活动,积极探索一条红色文化的惠民发展之路;2021年,长三角首个红色文化宣讲巡游房车活动——“红车集”正式启动,红色文化旅游房车从上海出发,一路经过嘉兴、温州等地,追寻党的红色足迹,活动连接近百个红色景点,形成了覆盖长三角的多条文旅宣传推介线路。

“长红盟”的成立从根本上打破了各地市红色资源割据的状态,使长三角地区“党的初心之路”真正串联起来。同时,以长三角红色资源为整体,积极推动与陕西延安、贵州遵义等地区的长期合作互动关系,使红色资源,串点成线,以线化面,形成资源聚集效应。

五、虚拟世界的“RPG”沉浸体验

除了上文提及的实景实物红色资源,在网络虚拟世界,上海的红色历史也成就了一段传奇,上世纪20年代上海的红色历史通过互联网游戏的形式被重新推到了大众面前。

2019年1月,一款PC端的RPG(Role-playing game)游戏“红色真人影像”互动游戏——《隐形守护者》在Steam平台上热卖。这款游戏是由New One Studio团队改编创作的橙光游戏《赤途之潜伏》,故事的背景即发生在上海。

打开游戏界面,玩家即进入角色--肖途。抗日战争时期,主人公肖途是一名身处上海的爱国青年,他像那个时代千千万万的学生一样走上街头奔走疾呼“抗日救亡”。不同的是主人公因抗日救亡宣传运动被捕入狱,出狱后,被恩师安排前往东洋留学。留学归来,肖途被组织委以重任,以“碟中谍”身份打入日军内部,通过扮演“汉奸”的角色获取情报。

游戏通过实景还原了19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开埠之后的街景风貌,玩家通过不同的选项进入不同的角色发展脉络,最终形成了四个人物结局。一是扶桑安魂曲;二是丧钟为谁而鸣;三是美丽新世界;四是红色芳华线。

多个平行时空的人物结局像多条分支线路在虚拟游戏体验中展开,玩家以角色代入体验抗日战争时期上海地下党工作的艰巨。实景拍摄与真人互动展现了老上海红色风情的各个面貌,相比实体景区的游赏体验,线上虚拟空间的红色故事性串联,让玩家仿佛设身处地回到了1930年风云变幻的上海街头,回到了动荡不安的沪上战争年代。通过游戏体验让年轻人拥抱传统红色文化,是未来00后、10后们追忆红色历史的重要方式之一。

提及上海,“国际大都市”的形象总是首当其冲,拨开其商业经济的面纱,掀开光影斑斓的“魔都”印象,迷离、多元、瞬息万变的背后,我们看到,上海与遵义、延安、西柏坡、井冈山等四座城市并称为“中国五大革命圣地”的真实历史。上海亦有“中国革命的红色摇篮”之称,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也是中国红色革命的发源地之一。

作为与四座城市并称的“中国五大革命圣地”——上海它与遵义、延安、西柏坡、井冈山迥然不同,上海红色旅游的开发面临着更多现代城市的复杂性与多元性。在都市的纵深感中,需要一丝一缕把老上海的红色脉络梳理出来,既要融入都市生活,又不能消融于都市生活;在保护与开发中不仅要兼顾城市的现代感,同时还要保有红色资源的庄严感。上海从“红旅商”融合、线路设计、区域协同、红绿结合、虚拟游戏体验等不同角度做出了示范,也为其他城市在平衡都市的现代性与红色古典意义中,给出了一定的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