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必虎:古村落,拆还是留?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4-03-06
  • 点击次数:41
  我集团总裁吴必虎教授应邀就“古村落,拆还是留?”一题接受《人民政协报》采访。吴教授从古村落是历史的记忆;要保护应规划先行;亟须立法三方面发表观点。

  吴必虎

  以下是报道详细内容:
  我国目前约有60万个村庄,其中古村落大约有5000个,占全部村落数量不足1%。这些因浓郁的历史风貌、优美的自然生态环境、科学合理布局的人文景观、民族特色姿彩纷呈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构成的历史文化村落,已经成为保存中华文明的一份集体记忆。然而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因为经济的飞速发展、城市化进程的加速等原因,大量古村落正在消失或者衰败。
  有美景、有小吃,还能享受到当地特色的民俗,2014年春节,古村落旅游着实又火了一把。在距今已有900年历史的安徽宏村、江南六大古镇之一的乌镇等等,都吸引了不少慕名而来的游客。
  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这些积淀了传统历史文化基因的古村落正在急剧减少、萎缩衰败!如何保护好这些弥足珍贵的古村落,一时间也成了社会各界探讨的热点话题。为此,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城环学院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国际旅游学会秘书长吴必虎。
  古村落是历史的记忆
  看惯了城市的喧嚣繁华,2014年的春节,不少游客都选择到古香古色的村落中过一个安逸且年味十足的春节。
  一位选择自驾去安徽歙县古村落许村的游客,在自己的博客中这样描述当地的风光:许村傍溪而设,沿溪为一条绵延数里的古街。镇内古民居、古祠堂、古牌坊错落有致,犹如一座浩瀚的民俗博物馆。在众多的古迹名胜中,以元高阳桥和明大观亭最为突出。高阳桥上亭榭勾栏,大观亭飞檐高翅,与村镇四周的山水相互辉映,浑然天成一幅绝妙的风景图画。
  据统计,我国目前约有60万个村庄,其中古村落大约有5000个,占全部村落数量不足1%。这些古村落主要分布在浙江、江西、福建、安徽、湖南、贵州、云南、山西等省份。这些村落大多始建于明清时期,还有的可以追溯到南宋时期。这些因浓郁的历史风貌、优美的自然生态环境、科学合理布局的人文景观、民族特色姿彩纷呈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构成的历史文化村落,成为中国乡村社会中一个特殊的群体。
  作为旅游规划的权威专家,吴必虎近年来一直都非常关注我国古村落的开发与利用。
  “它们是中国乡村社会的缩影,因其深厚的文化积淀、丰富的历史信息、意境深远的文化景观,而具有‘史考’的实证价值、‘史鉴’的研究价值、‘史貌’的审美价值。”吴必虎说。
  古村落,已经成为保存中华文明的一份集体记忆。然而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因为经济的飞速发展、城市化进程的加速等原因,大量古村落正在消失或者衰败。一些专家用“我们正面临失忆的危险”来表述他们的担忧。
  要保护应规划先行
  河南省新郑市,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相传,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轩辕黄帝”,就曾在这里建国定都。古城自然多古迹,几千年的文化遗址,在这儿不止一处,上百年的古老民居,更是星罗棋布。但不久前,新郑的许多老房子却遇到了大麻烦。原来为了配合新成立的郑州航空港区进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将全区400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进行大规模征迁、合村并城。
  “其实早在几个月前我就开始关注郑州古村落的拆迁问题,并不断在微博上呼吁,可惜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吴必虎遗憾地告诉记者。
  吴必虎还给记者讲述了这么一个小故事。“在云南腾冲,有一条非常古老的石头路,在战争年代曾作为军事要道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地的政府为了发展旅游计划在原址上重新修建新的公路。为了保护这条承载着历史的石头路,我和众多网友一起不停呼吁,得到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终止了重建公路的计划,那条石头路也就保留了下来。”
  但不是所有的古迹都这么幸运。
  由于无序的随意的抢占性的新建、翻建,与乡土环境、历史风貌不和谐的各类现代建材破坏着村落的古风古貌;公路和高速公路的建设也造成了对村落景观的破坏;城市化发展进程对古村落保护构成了一定的压力和威胁。最近10年来,大量古村落快速消失。
  那么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古村落就要消失吗?鱼与熊掌是否不可兼得?
  在吴必虎看来,古村落是千百年自然演化的结果,需要尊重和传承。面对城镇化大潮,对那些具有悠久历史、美丽风貌、优雅品质的乡村聚落,应该把其作为一类文化遗产加以保护。一来作为文化遗产提供“记得住乡愁”的舞台,二来作为吸引游客的乡村度假旅游产品。
  “就拿郑州的航空港区建设来说,我觉得经济开发和古村落保护没有矛盾,只要在设计之初就融入整体规划的概念。在对古村落保护的基础上进行适当改造,可以打造成开发区中的休闲、旅游区域,这些有着厚重历史的古街道、古房子一定会大受欢迎。目前,在国内也不乏改造的成功案例,比如安徽宏村、江西婺源以及上海新天地等等。”吴必虎说。
  “但在开发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生态环境保护,要保留村庄原始风貌,慎砍树、不填湖、少拆房,尽可能在原有村庄形态上改善居民生活条件。”吴必虎说。
  亟须立法
  在吴必虎看来,在我国古村落保护方面,仅是做好规划还远远不够,国家亟须为保护古村落立法。
  “我最近去了不少古村落,有两个地方特别让我心疼,一个是福建的湄洲岛,另一个是温州的楠溪江。”吴必虎告诉记者。
  湄洲岛是一个南北长9.6公里,东西宽约1.3公里,面积约16平方公里的小岛,是妈祖文化的发源地,素有“南国蓬莱”美称。每年农历三月廿三妈祖诞辰日和九月初九妈祖升天日期间,朝圣旅游盛况空前,被誉为“东方麦加”。
  “湄洲岛的自然景观非常漂亮,可近年来,由于缺乏统一规划,没有相关法律进行约束,村民家中的楼房一味地讲究‘高档大气上档次’,完全破坏了古村落的自然景观。和湄洲岛相似的还有温州楠溪江,这个在我心中最美的乡村,目前也因一些‘高楼大厦’让原本古色古香的乡村变了味道。”吴必虎说。
  “这两个例子都说明,立法对乡村的总体风貌进行保护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吴必虎表示。
  吴必虎还告诉记者,要立法对古村落进行保护,首先要对我国的乡村落和乡村景观进行普查,摸清家底,对具有保护价值的列入保护计划。
  “目前,我国古村落列入文物保护计划的还只是非常少的一部分。有的地方有20-30个村都非常有价值,可只有2-3个列入保护范围。同时,因为申报程序繁琐,也致使当地政府为此没有积极性。”吴必虎说。
  其次,吴必虎认为对于列入保护计划的古村落应由国家相关部门牵头,统一管理、合理规划、合理开发。光被动保护不行,要有计划考虑到当地村民的发展。旅游是很好的第三产业。解决保护带来的经济不振问题。很多古村落的保护,要靠旅游发展来实现护用并举的目标。

  “只有做到了有法可依,我国古村落的明天才会更美好。”吴必虎告诉记者。


  


  新闻来源:人民政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