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旅游研究院 > 研究成果 > 正文

旅游规划设计

杨朝睿:具备全局体系化视角是做好旅游特色小镇规划的根本

发布时间:2017-07-07 打印 字号:TT

旅游特色小镇建设在全国形成爆发式的增长,但旅游特色小镇究竟该如何规划设计、如何建设运营,目前市场上并不清楚,针对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旅游特色小镇规划专家、大地风景国际旅游集团副总规划师杨朝睿,请他为大家传道解惑。


BES在全国兴起特色小镇的建设热潮中,如何做好旅游特色小镇?

杨:全国现在都在做特色小镇,2016年三大部门联合发出了要建1000特色小镇的文件,从国家的发展历程上来说,它主要是源于中国乡村和城镇的发展历程。从最初国家进行新农村改造的进程来看其所要解决的最根本问题是农村的生产、生活与环境问题。并且新农村改造很好的解决了农民的生活问题,包括住房问题七通一平、以及卫生与环境这一系列问题使农民的生活品质提高。但由于这一进程更重视功能性上的调整,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现在中国的农村或者、四线城市大多数的住宅还有房屋都是方形二层楼加白瓷砖砖,使得农村与环境整基本上丧失了中国的地域性与环境特色。这是由于本身中国是一个文化资源非常丰富的国家,而新农村改造这种统一化穿衣戴帽的过程使得整个农村丧失了它相当一大部分特色换句话说,新农村改造只满足了原来农业生产功能和基本的农民生活功能但农村其实是多种资源结合的地方,包括生态资源富集文化资源富集,甚至有很多的文保单位和历史资料,在新农村改造中这些资源的特性全部没有利用起来,而在之后的美丽乡村建设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国家是希望能够把这些文物资源文化资源山水资源联合起来,由此提出了美丽乡村通过旅游,拉动一定的人群使这些资源变得更加有生命力,不是仅仅放置在那里。因此国家,推出了”美丽乡村“,希望在生产与生活方面实现新突破的同时,能够兼顾乡村自有的资源特点,拉动旅游,形成城乡互动,生活联动,让城里的人愿意去乡村旅游,去乡村生产,去乡村生活。


但是问题又来了,现在中国所面对的更多的是城镇问题,这不仅仅是风貌问题,也不仅仅是生活问题,而是产业问题,因为产业与就业才是拉动城镇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根本。现在中国的主要经济集中在大城市,而大量的土地和大量的面积都在农村,但乡村却没有解决好就业问题,没有解决好产业问题,没有形成良性的循环经济。农村现有的经济除了农业之外,其他三产经济,包括旅游、服务业等都完全没有被拉动起来。尤其是大量空心村的出现,很多偏远的村基本上全是老年人和留守儿童,这是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现在国家提出特色小镇,我个人理解从某种意义上之所以叫特色小镇,就是希望它,一方面具备了这种结合城镇的就业与经济发展特性,即生活性;同时也需要具有一定地域和产业特色性。


通过特色小镇希望能够各种资源富集到一起,那它的核心目的是什么呢?就是通过这个小镇的良性循环,能够建立起小镇内部的一个经济增长系统,比如说古北水镇、袁家村、拈花湾、裸心谷,它们其实是属于相对离大城市比较远一些的郊区,但在这些郊区尤其由于这些小镇的产生,它所拉动的是大量就业,快速的经济发展,庞大的游客量,甚至包括一系列人群去关注这个场所,关注它周边土地的建设,使得周边产业的在未来具备更大的发展潜力。比如古北水镇发展之后带动了周边农业、民宿、农家乐的发展,小镇的老百姓已经获得了一定的经济效益,这就是它对区域发展的经济带动作用。


关于特色小镇,总体上是这样一个思考,但是我们今天所要说的旅游特色小镇其实是以旅游功能为主导的小镇,当然特色小镇这一概念本身还包括产业特色小镇、体育特色小镇、文化特色小镇等不同的类型。我们这里所提到的旅游特色小镇,它的范围和覆盖性相对比较综合,可以因地制宜,比如古北水镇,既有休闲度假,有又历史文化,而袁家村则更多的体现了关中民俗风情,以吃为主,通过食、宿产业的发展又促进了农业产业的提升,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旅游特色小镇是一个相对来说以旅游为关注点的一类特色小镇,这一类型的特色小镇现在在全国都有,这并不是说它一定不具有体育特色小镇、文化特色小镇的特性,它可能更加综合。同时由于旅游本身的特性就是流动性,并且与其他类型的小镇相比,旅游特色小镇有别于其他类型小镇的一个特点还在于他的流动人口非常大。


旅游特色小镇在业态设置的过程中,需要更多去关注如何吸引外来的人,并且留住外来的人,让外来人能够在这个地方产生一定的消费或者能够对本地的经济产生一定刺激,这是旅游特色小镇


BES旅游特色小镇不管是在产业人口城镇化的过程中,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旅游特色小镇的规划设计项目也非常多,在我们的规划设计中,应该主要是关注哪些方面


杨:现在国家做特色小镇的多是规划行业的设计人才,包括建筑设计、景观设计、旅游设计等等,但我个人认为特色小镇真正要解决的核心问题绝不仅仅是空间问题,更复杂的是它深层的一个社会问题。


现在特色小镇的规划设计都是从产业入手开始策划,策划在某种意义上要先于规划,因为我们现在所说的这个规划在欧洲更多的是叫做城市设计,因为它是对城市风貌建筑风貌景观的规划设计,这样一个设计是由设计师完成的,艺术家设计师进行空间上审美包括设计中的合理度以及市政管网配套的科学性。特色小镇的规划设计还应该考虑到更多的系列问题比如说在远郊的一个地方做小镇,怎么样让这个小镇产生它的核心吸引力,让这个小镇能够吸引外来人群到这个地方,这其实是现在很多特色小镇没有想清楚的地方


我们在做旅游特色小镇规划的时候,更多地关注于首先要先解决好一个特色小镇的定位问题,特色小镇的差异化问题和特色小城多元化问题。


这三个问题其实是非常核心的,首先从定位的角度上而言,可能有些地方说我们这个地方宗教资源富集,所以要打造一个宗教类的小镇,结合它的客源可能就会产生矛盾它的客源是不是对这个寺庙非常认可或者说对这一宗教本身非常认可,能够形成大量的客源,如果不具备这样条件,而是强行去打造一个宗教小镇,很可能它就不具有生命力。


拈花湾是火了,但是并不代表拈花湾的案例放在其他任何一个寺庙周边都能,这是非常重要的在做整个旅游特色小镇的时候,首先要解决的是旅游问题,其次才是解决特色问题。大地风景做旅游已经20多年,在这方面非常擅长,我们更多关注的是从一个产品体系解决旅游问题,并且通过旅游问题来匹配一个特色小镇,针对这样一个旅游问题所应具备的业态谁、所应具备的要素以及所应具备的业态和要素的比例,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袁家村餐饮类比例非常高,古北水镇的住宿比例非常高,这一方面取决于它本身的定位,另一方面受到客源市场的需求影响。


对于旅游特色小镇规划来说我认为应该考虑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旅游如何解决内在的社会问题,包括要素产业人群客群,同时还包括设计的舒适性休闲度假功能、知名度观光等等一系列,这是在旅游层面中所要关注的内容;


第二个层面是特色,在旅游策划、规划、设计中应该关注到小镇的特色风貌,它是小镇产品设计的一个形态支撑,就是说小镇的空间应该符合这种形态比如说袁家村就是一种关中风情,它周边黄土房子很土的乡村感觉,在这种环境中坐下来吃东西的时候,就是特别具有关中风情的味道,而这种特色也支撑了它本身的旅游特性和自身的定位。


第三个层面是区域产业,发展本身就是特色小镇的产业发展,不过这中间最重要的其实是时间问题,因为产业和我们所说的小镇最大的区别是在于如果有钱,很短时间就可以把小镇建起来,但是产业一定是有一个经济循环作用在里头的,它一定是通过某一到两个方式或者说是一到两个点来形成一种孵化然后形成产业联动最终才能够形成产业的规模式发展这是需要时间培育的。


换句话说我们需要从旅游层面上去思考小镇的软件从特色层面上思考小镇的硬件,从产业层面上思考整个旅游特色小镇的一个叫做时间的东西它是四维的,绝对不是三维的,我们永远要看到今天所做的事情,目的是为了吸引来或者说未来这个区域发展能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这是非常重要的。因此在做好旅游特色小镇的时候,我们应该关注的是思想问题空间问题以及时间问题,这三个问题才是旅游特色小镇规划的核心方式。


BES我们在做旅游特色小镇规划的时候,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和问题,比如说定位特色化产品体系设计都做的非常好,能够实现对小镇从空间思想上的指导。但具体实施起来却很难,根据您的经验,如何实现旅游特色小镇落地性?


杨:如果说前面我们所提到的属于规划阶段的话,后半部分其实更多的属于实操阶段,实操阶段对于落地性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但是实操的考虑也要结合规划一方面来说,我们在做规划的时候就要考虑到我们未来实操的可能性,比如说一个旅游特色小镇无论是PPP模式还是基金投资模式,或者是企业自身投资政府来投资,不管投资主体是谁,预计的投资量和小镇能够产生的规模需要考虑的。一般,要知道一个小镇里有多少原生的内容可以通过钱能够解决的,多少内容是能够通过小镇的发展来吸引到外资的。我所说的外资是社会资本的注入,社会资本的注入其实才是解决小镇资本运营和发展的核心问题。


换句话说,当考虑旅游特色小镇建设的时候,不仅仅要考虑到能融到多少资,更要考虑到小镇在运营之后能够承担多大的成本,这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很多人都考虑到我能够融到30个亿或 50个亿,通过50个亿或者更多做了一个小镇,但问题是这50个亿在未来的产能过程中产量非常低,这个时候所有的投资者都会想方设法向外抽离,在这种情况下这个小镇想再继续运营是非常难的我主张在设计的过程中就要考虑到后期运营过程中所产生的成本所能够增添的收益以及它的盈利模式


盈利模式的设计其实才是决定了投融资方式的前提,但现在很多人在做小镇的时候,更愿意事先考虑投融资模式,再去设计盈利模式,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思路是有缺陷的因为投资100个亿,如果要100年才能收回的话,那这个小镇从最开始的命题就是失败的,所以我们需要做的是综合考虑投资运营以及收益这三方面才是小镇落地性的根本。也就是说,在考虑投融资的时候应该结合着运营和盈利一起去考虑,运营的过程中也应该考虑盈利投资,是一次性投资还是连续投资都要考虑进去。而在盈利的时候其实也是带着目的来的,一方面是要完成投资计划,包括投融资的回报计划,另一方面要满足运营条件,其实方面是交织在一起的。


就我个人而言,包括这么多年做了很多案例,对于旅游特色小镇的落地性来说,除了前面的规划设计要想让后边有很好的能力去完成前面的规划,后半部分的设计是需要结合企业自身或者投资主体,做好投融资模式运营模式以及盈利模式的综合考量只有把三者结合起来,才能形成连贯的。当这个连贯的链建立了之后,把这些问题都想通了之后,还需要再去的一件事情就是一定要确定投资者未来的分配方式,这个也是非常重要的。袁家村之所以能现在的这个样子,能够落地并且能够延伸,是因为其中农民的收益是非常大的,农民的积极性要远高于企业打造的小镇的员工的积极性,因为农民在袁家村中的收益是不可限量的。2016袁家村的收益是10多个亿,其中收入大部分是进了老百姓的口袋,所以当地居民愿意花钱去改善自己的店铺或者说改善自己的产品,从而形成良性发展,我不是说一定要是谁去受益,但这个受益其实是非常重要的,而受益的设定在最开始的时候一定要尽可能的设定和明晰。


而现实中,企业或开发商在投资中,考虑到资金的快速回笼可能会采取地产的方式,在这一过程中受益的设定可能就比较局限。政府在投资的过程中,考虑到税收和建设加速度的问题,可能也会忽略老百姓和当地常住人口的经济诉求,这种情况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会被拉断。比如说投资方一直认为某个项目一个值得去玩,值得去做的事情,一直往里面投钱,但是底下实体层面产品层面上的个体老板积极性不高,不愿意花心思把事情做好,这个项目其实没有生命力,最后导致上层投资失败。所以有时候我们看到下端的利益似乎好像是不是盈利模式里边可以看到的点,但其实它是非常重要的,它影响到最后是否能够盈利。以及小镇里项目与产品的真实落地性。


旅游特色小镇 规划专家   /  大地风景国际旅游集团 副总规划师 杨朝睿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