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明:航空飞行营地打开天空的钥匙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7-04-17
  • 点击次数:618


飞了20年,有十几年是在国家队,飞得很明白,也飞得很淡定。这20年飞行有一个好处,就是把一些大数据放在了脑子里。早在2013年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低空消费的潜力很大,尤其是航空运动里面的消费者人群、组织,可以看出机会来了。去年在临沂跟杨凤田院士一起做了一个通用航空大发展项目,今天到场很多专家,通航的、体育的,还有旅游人员,因此我要给大家把锅盖打开,讲一讲我们的发展模式。


国发[2014]46号文件 《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文件里面最受益的是航空体育,在第15页第11行提出来一个新概念叫航空飞行营地,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因为它标志着航空体育已经进入了产业化发展,也是产业发展的一个新篇章。


航空飞行、航空飞行营地这个模式一经推出,反而让我们很多的业内人士迷茫,因为它们与我们贴太近了,感觉跟以前的那种传统通航模式分不清,不知道该怎么去区别它。实际上对于航空飞行营地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方式,而且是特别宽松的。航空飞行营地在整个模式上跟过去的传统方式不同,它并没有更多的任务,它只是解决我们在一定区域里边的娱乐及体验学习。随着政策的连续出台,交通部也加入了战局,支持低空发展。


航空飞行营地运营的项目也非常多,从运动类的固定翼飞机,到滑翔机、动力三角翼、三角翼滑翔伞、跳伞风动、航模,再到我们小时候玩的纸飞机都是属于航空非盈利的运营内容。从航空学习到亲自体验都属于航空非盈利的运营范畴,所以航空飞行营地项目很接近消费者,人气也会很旺。在国外经常会有我们耳熟能详的一些节庆活动,活动规模动辄几百万人。


15年前去土耳其旅游的人都记得她在土耳其所有的旅程,都有这么一幅画,在海湾的边上,交通非常不便,却吸引了大量的人群去体验飞行。但是现在去土耳其,画风就不一样了,现在非常火,一年游客量超过500万。又如尼泊尔博卡拉一个交通特别不方便的地方,从我们中国去要先坐飞机到加德满都,从加德满都选择坐车或者坐小飞机过去,而且坐小飞机的过程中还经常会听见你前面那个飞机已经失事了,这样的情况下,每年它吸引的游客量超过一百万,体验的人也在几十万,而且中国人占很大一部分!通过这几个例子可以看出航空飞行营地先解决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样把人群吸引过来,怎么贴近消费者来打造我们自己的产品。把飞行营地打造成一个旅游目的地,即航空体育主题公园,一个旅游休闲目的地,老百姓可以参与,而不是像过去,只是听说观赏。


很多人问航空飞行营地怎样去运营,怎样去设计它的模式,实际上就一点即贴近市场、贴近消费者,因为我们打造的不是一个冰冷的机场,而是一个人群鼎沸的营地,让所有人都知道,来这里可以体验飞行,甚至可以带孩子去体验飞行,所以我们一定要去贴近消费者。我们要打造这种单次消费比较低,但频次比较高的产品,这样才能把消费者吸引来,所以贴近一定是我们在设计营地的时候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脑子里必须要想到这一点,这是我们非常好的血统,能把游客吸引来。


搞旅游,大家都知道无非两点,第一点就是你有足够的噱头能把人引来;第二个你有足够的产品能把客人都掏干净,这就解决问题了,所以我们在设计产品的时候也要特别注意,现在我们中体飞行,各个总监都是顶尖人物,但是我把他们召集在一起的时候,我当时说了一个问题,我说如果你们是专家,如果你们跟着我干,你们就要放弃你们飞行的想法,你们要用你们的专业度去把这个飞行的专业门槛降低,怎么样让老百姓去体验你喜欢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


我曾经问过他们,我说你们告诉我,你们最难忘的飞行是什么时候,有人跟我说是在飞行飞出一百公里的时候,还有人说飞行时进过云等等,后来我说都不对,你们再想一想,后来我提醒他们,我说对于我来说,记忆最深刻的一次就是我第一次脚离开地,那种肾上腺素分泌的感觉终身难忘。


因此,我们在聚集了这么多的强者时,只要做一点,就是把你们第一次记忆犹新的东西设计成产品,把你们现在高大上的一种飞行变成一种所有人的体验,这才是你的任务。


说起来我们非常高大上,这里边人很多,都是搞航空,但是说高大上,你们觉得准确吗?我觉得要再加一个字“了”,就是高大上了,这最后一个字决定前面三个字,所以不赚钱是应该的,我们一定要把我们的产品设计成滑雪场的初级道。很多人说我们现在要赶紧圈场地,等动力飞行来收购,我说不,我们要的是老百姓体验,所以我设计的第一个IP叫天空总动员。


我们买了几十个卡通型的热气球,现在就要做一件事,就是不飞也能赚钱。我们在北京大学城做了一次活动,热气球没有离地,但是人已挤满。我们的实验绝不是一个普通的机遇,这是历史给我们的一个机遇,这是最好的时候。在做营地的时候,实际上有更大的产业,等着我们的未来并不遥远。所有的航空人都有一个梦,就是我们要在将来实现低空交通。这或许是我们的一个梦,但是在做这个产业的时候,我们也在为未来做布局。将来我们的营地在全国遍地开花的时候,会形成一个低空交通网络。我们想从一个地方飞到另一个地方的梦,也许在航空飞行营地上可以实现,即航空飞行营地是打开天空的钥匙。


作者:赵磊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