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耀华:不能坐以待毙,我们要主动出击!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1-28
  • 点击次数:196

2021年1月16日,由北京大学城环学院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办,大地风景文旅集团承办的“迎接2021文旅复苏新年座谈会”在盘古大观举行,北京大学城环学院党委副书记、北大国土空间规划设计研究院董事总经理陈耀华受邀参加并发言。

根据演讲内容整理如下:

非常感谢吴必虎教授给我们学习的机会,在座各位都是旅游界的专家,我本人并不专门研究旅游,我主要研究风景区、世界遗产、保护地等内容,有时候我总和吴教授说,我和你们唱“对台戏”,有些旅游项目可能因为不符合保护地管理规定被否,但大家的利益是一致的,就是怎么把事情做好。

第一、对目前形势的判断

我觉得站在不同角度看这个问题会有不同答案。对企业、行业而言,这一年或者未来若干年可能都非常困难,但是从更大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正常的过程。地球诞生了45亿年,生命在此期间都灭亡过好几次,所以对我们来讲,自然风险一定是存在的,就像2008年汶川地震,新旧酒店都被震垮了。这次风险并非中国独有,而是全球都存在,谁在里面受的损失少,谁就是相对的胜利者,谁起步早,准备工作做得好,就是最终的胜利者。

为什么说这个事情呢?很多人觉得很悲观,我们觉得不能被动地等。我很同意康总提到的“自然筛选过程”,自然和人类长时间形成了互相制约的关系,有些事情大浪淘沙,比如原来一些保护地不容易解决的违章建筑,现在可能就好解决了。此外,有很多地方做了很好的工作,一个特别典型的例子就是吴必虎教授的故乡盐城。2019年盐城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申报世界自然遗产成功了,知名度很高。这个项目起初被国际否定了,盐城市委市政府审时度势地及时提出“全力争取”的明确要求,后来得到很多国际组织、国际专家的支持,这在过去很少见,澳大利亚对项目也很支持,因为中国是澳大利西亚候鸟迁徙的必经栖息地。最后联合20多个国际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非政府组织)通过了这个决议,非常了不起。

申遗成功后遇上新冠,他们没有等待,而是利用这段时间对日后旅游和遗产地所在地社会经济发展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一是加强国际合作,如韩国;二是以旅游带动相关产业,盐城市委市政府在新冠期间采用了多种适宜方式加强与韩国的产业合作;三是发展教育文化产业,专门成立黄渤海研究院,布置一些大的课题并向国际招标。更重要的是,要在国际上争取更多话语权,在国际鸟类保护和湿地保护等组织中积极参与并争取国际话语权。

当然还有很重要的直接相关的工作,例如马上要编制遗产地保护管理的十四五规划,哪些方面要重点打造,包括旅游小镇建设等。上海到盐城的高铁开通后极大优化了盐城的交通区位,开通之前盐城规划要打造上海的后花园,开通后盐城领导表示不能仅停留在上海后花园这个定位了,要站位更高。日后一旦形势好转,起步会很快,因为很多准备工作做好了。所以,我觉得不同部门在疫情期间可能看到的问题不同,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是不一样的。盐城是非常好的例子,通过各个方面为旅游打基础,以旅游促进地区全面发展,在疫情期间并没有停下脚步,一定会为将来的发展奠定非常好的基础。

第二、关于国土空间规划

我们一直在做自然保护地的工作,包括风景区等自然文化遗产地规划。保护地是重要的旅游目的地,我们统计过原来224个国家风景名胜区的游客占到国内游客的四分之一左右,这是很大的比例,且不包括省级的。今后跟保护地相关的旅游如何发展?这是一个大问题。因为现在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国家自然保护地体系正在建设,现有保护地正在优化整合,那么保护地一旦划入生态红线,对旅游肯定是有影响和新要求的。国家前几年对保护地违规高尔夫球场进行了专项治理,目前又对保护地内违规别墅等进行了整顿。所以对于旅游业来说,自然灾害是风险,而建设项目空间选择的失误也是一个很大的风险。保护地旅游的发展,必须符合保护地规划和管理要求,要兼顾保护与利用。

目前自然保护地优化方案中风景区暂时没有要求统一划入生态红线。那么自然保护地划入生态保护红线后,旅游应该如何开展?原来有些观点认为“国家公园是最严格的保护区”,就不能搞旅游,游客就不能进入,这显然是曲解了国家公园的概念和功能。国家公园除了严格保护还必须科学利用。目前正在编制的国家公园总体规划规范,也涉及到了旅游如何发展的内容。关键是如何协调好保护地保护与利用的关系,因此旅游建设项目的类型和选址十分重要。国土空间规划特别需要把保护地专项规划做好,把保护地在区域规划中的地位和功能以及和其他规划相互协调的关键问题回答好。我觉得这是各个地方政府非常关心的问题,对旅游投资者也是非常核心的问题。

第三、旅游休闲城市

究竟什么是旅游休闲城市的定义?旅游城市、休闲城市、旅游休闲城市是什么关系?休闲如何体现?面对这些问题,一是要有非常清晰的定义,二是要强调感受、感觉。旅游休闲城市三个方面的指标很重要,首当其冲的是外部环境,大家去一个旅游休闲城市,有没有一个好的外部环境是第一印象;其次是设施条件;最后是感受,精神方面的感受非常重要。比如北京,我个人不觉得现在的北京是很好的旅游休闲城市,人太多、节奏太快,在北京的人都想跑出去,当然其他地方的人还是很想来北京,觉得故宫、长城值得一去,但我认为那是旅游,谈不上休闲。所以怎么确定本地人的感受与外来群体的感受,怎么把精神的、文化的、气质的内容非常好地融入城市,精神与文化的内容需要长期积累,不是突击一下就能营造出来的,因此我个人觉得旅游休闲城市不应该是自下而上申报的,而应该是根据一定的指标评选,或者就是大众评选的。我们现在的城市各种称号太多了,多关注点城市文化的培养更有长远意义。

此外,现在大家通常说传统观光旅游应该向休闲旅游转型,我觉得其实我们真正的观光旅游还有很多提升空间。比如说旅游教育,旅游的目的是什么?现在旅游教育的效果非常有限。我们做过一些专门研究,到一个地方看了之后,无论休闲还是观光,能够获得的知识或者精神提高均十分有限。我们去泰山做过调研,泰山是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项目,我们问游客:你知道泰山封禅吗?泰山沿途你爬过吗?没有,大部分都是坐缆车上来。你能记得一块石刻吗?你认为泰山有什么价值?听说过泰山的三叶虫化石吗?结果无论是文化还是自然,很多游客都不知道。在大理时,我们问游客,知道三塔是什么年代建造的吗?三个塔是同一个朝代建造的吗?很多游客也不知道,而三塔是大理的地标。

那么旅游究竟让大家学到了什么?

科学知识和历史文化,我觉得旅游对国民素质的提高是非常重要的;国家意识的教育,是更高层次。旅游的教育功能,我们这么多年还是没有摆到很高的位置上。公众如何通过旅游实现知识的获取、精神的提升?消费者需要有自身的改进,比如旅游前先做点功课,主要的还是我们旅游供给的内容需要调整,起码引导上应该有相应的措施和改变,这都是以后我们要充分考虑的内容。

大概就说这些,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不一定对,供大家参考。

注:本文由白雪整理,并经原作者审核。

编辑整理 | 大地风景文旅集团

素材来源 | 燕园旅游研究

声明 :我们致力保护作者版权,部分图片来自互联网,无法核实出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做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