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瑞:从形势中找趋势,从趋势中找出路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1-25
  • 点击次数:220

近日,由北京大学城环学院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办,大地风景文旅集团承办的“迎接2021文旅复苏新年座谈会”在盘古大观举行,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宋瑞受邀参加并发言。

以下根据演讲稿整理:

刚才听了前边几位专家与老师的发言,很受启发。下面跟大家汇报两个方面的想法。

01.对形势的判断

总的来讲,在疫情不同阶段,大家乐观、悲观状况都不一样。就目前来说,美国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的说法让人印象深刻,大家知道公元前、后分别叫BC、AC,他认为新冠疫情会改写人类历史,提了新的BC(Before Corona)、AC(After Corona)的说法,即新冠前、新冠后。疫情对人类社会的改变和影响是全面深刻的,其复杂程度我们现在可能还难以完全准确估量,我觉得这个判断也不能说是危言耸听。哈佛大学有篇文章提到“2025年之前我们可能会跟新冠病毒处于胶着状态,到2025年之后不是人类战胜它了,而是适应它了”。因为这种影响可能会在相当长时间内持续,宏观上会涉及到国际关系、经济层面、社会层面,微观上则包括人的生存方式、生活方式、交往方式等,影响非常全面而深远。这个判断也可以用来指引我们思考旅游。

这些年我们一直关注着世界旅游经济的规模和趋势,从世界范围来看,全球旅游2020年损失很大,国际旅游损失六七成。中国的情况略微好,但也比较有限。2021年会怎么样,现在谁也说不清楚,总的来讲不是很乐观,尤其是疫苗。原来大家对疫苗有很大的期望,觉得疫苗出来之后至少会在一定范围内控制,但是现在发现疫苗的效果可能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好。总之,我很认同刚才魏老师与范老师的看法,我们要冷静理性地看待复苏。

02.大形势下的新趋势

宏观上的响应

从“十四五”建议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提出了一系列新判断和新定位。比如说新发展阶段,它的特点是什么?体现在哪些方面?再比如新发展目标,“十四五”规划里没有提及数字性的目标,而是提了六个“新”,都是定性的目标。对于这些,我觉得旅游行业需要做出响应,比如“十四五”旅游规划,是不是还一定要有一个刚性目标,那目标是不是符合高质量发展的导向?我觉得这些都需要思考,在宏观层面上我们应该做出响应。

中观上的转向

这种转向可能有很多维度,第一是市场转向,我们原来总提三大市场,当前和未来一定时间里以国内为主,甚至将变为唯一的。

第二是观光与度假的关系争论了很多年,主流的共识是二者是互相补充的关系而不是互相替代的关系,尤其是在“十四五”规划建议浓墨重彩地提到了一些关于休闲度假方面具体的工作抓手,这都是值得关注的,比如打造世界级度假区、国家级休闲旅游城市和街区等,这些内容都是放在文化与旅游融合部分来讲,大的主导方向是强调以这些为抓手来推进旅游与文化融合,那怎么突出文化的特色是我们需要思考的。

第三个转向是如何在疫情常态化的背景下追求谋生之道?产业结构和业务模式如何适应?疫情的影响还会持续,行业洗牌可能还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第四个转向是长距离的旅行去不了,那么周边旅游和本地休闲会更加普及,我们去年做了一个全国性的调查,发现因为疫情的原因,大家休闲时间更多了,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是开心还是无奈,总体来讲,休闲时间和休闲需求都增加了。大家在紧绷的、时不时就会出现疫情的状态下,会有一些“插空式”“喘息式”的休闲活动需求。

微观上的转型

第一是企业被迫进行各种创新尝试。疫情期间网上经常有一些数据,显示多少家旅游企业倒闭等,我也同一些行业的朋友聊过,去年和今年对很多旅游企业都特别艰难。对于企业而言,不管主动还是被动,都有转型或者所谓的被迫创新的内在压力。我们研究过中国旅游旅游行业的创新,总体上来说比其他行业弱一些。中国旅游行业的创新,原来主要是出于行业竞争的需要,疫情来了之后,可能被迫的创新也越来越多了,例如业务方面的创新,要从原来的主要服务于人的外出旅行,变成一种生活方式引领,就是新的生活方式的创造者、引领者、售卖者,我们也看到已经有企业朝着这个方向去做。此外还有技术的创新,刚才很多专家提到的在线化、线上与线下交互方式等。

第二是从企业的角度来讲,要更加关注需求层面的变化。我们去年3月份做过一个调查,那时疫情刚了过最严峻的时候,大家对旅游什么时候恢复还比较模糊,那个调查反映出了很多问题,后来也验证了是符合客观事实、实际情况的。我印象很深的是人们不再过多关注目的地知名度,而是更关注目的地的安全性,会对一些防范性预案的关注度更高,包括退票退费政策等,人们对一个地方的安全感是“全链条”的,不是在一个点上,我觉得这些变化对企业应该有很大启发。

投资上的转换

前几年的旅游投资,就像刚才魏老师提到的,百亿好像成了旅游投资的门槛,动不动还会有千亿的。旅游投资在前几年一直保持着百分之三四十的增长率,比其他领域的投资增长都高。但从去年到今年,投资上也应该有一系列变化,体现在几个方面:比如从大项目转向为小、微型的项目;投资的主体,原来58%-60%是民营企业,这个比例可能在一定时间内会降低;原来不少都是单一投资,可能一定时间内会变成综合性投资;原来是硬开发、硬建设,现在和未来可能会是软开发;原来是新建项目的投资,未来一段时间内兼并收购可能会成为投资的重要方式。

总之,这些变化是动态的,不管从行业还是从研究者角度来说,我们必须密切地观察这种变化,并且根据变化的趋势来调整我们策略。我就谈这两点,供大家参考。谢谢!

注:本文由文彦博整理,并经原作者审核。

编辑整理 | 大地风景文旅集团

素材来源 | 燕园旅游研究

声明 :我们致力保护作者版权,部分图片来自互联网,无法核实出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做出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