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筱筱:文化遗产旅游活化实践探索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2-20
  • 点击次数:2758

  

 北京大地风景文化遗产保护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黎筱筱

 

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我们大地遗产团队作为国内比较早的在聚焦遗产的活化利用的专业团队,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我们的心得体会,希望也给大家在文物保护和利用之间架起一座桥梁。

    我的分享先从一些小趋势开始讲起。

    这个画面上的图片是上海的一个最新的新晋网红打卡地,叫上生新所。这个项目是改建自1920年代的上海的外国侨民的社交当时很热的地方。可以看到这个图片上的泳池是当年的泳池,现在变成了景观的泳池。这张图片是六七十年代作为上海生物研究所的厂房,这张图片是把厂房改造之后的时尚发布地的空间。可以看到它把原来的设备做了很好的处理,保留对于整个场所的部分,有改建的部分,有拆掉的部分,整个改建历时两年多时间。

    第二个案例是1月12号遗产活化利用论坛的举办地,选在北京的智珠市。它的保护是受到业界认可的,也获得了亚太遗产保护奖的奖项。它花的时间是五年,清理了500吨垃圾,修复了43000多块瓦片,整修了1400平忙米的棚顶,成为了很热门的场所。我们开这个大会刚发出去消息,第一天报名就报满了,第二天就截至报名了。虽然比较破小,但是很受大家欢迎。

    第三个趋势,乡村遗产酒店,也是大地遗产团队配合文物局的新举措,跟遗址保护协会的合作跟它们推出了首批示范项目。我们下乡度假,住比较豪华的渡假村不会晒到网上,我们是到比较老旧的房子里面,这个拖鞋是用当地的草编的,这些东西反而会放到网上秀一下。这说明我们的生活方式可能已经发生了一些改变,对于我们所值得炫耀的东西也发生了改变。

    2018年可以说是整个中国的国潮元年,我们不论从电视节目,还是语言学的热度上来说都是到了传统文化非常火热的年代。我们的传统文化以前感觉有一定的年龄层次才会欣赏的,反而变成了很潮的事情。很多年轻人也会关注这些文化体验跟消费。

    从以上的趋势可以看到对旅游消费的偏好发生了更新,这个更新最根本就是源自于人的迭代。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成长起来的这一批新生力量,或者年轻人普遍都是受过高等教育,他们从小可能在物质上并没有经历过五六十年代人经历的匮乏阶段。他们更希望开拓自己的视野有所收获,包括对旅游的体验既希望在视觉上打动他,同时希望有触觉灵魂的体验需求。整体来说具有较强的文化和精神领域的消费需求。

    通过我们市场的迭代分析可以看到,对于遗产的旅游活化来说,最主要做好三点。高颜值的旅游场景的打造,对于在遗产地的运用来说它有条条框框的。后面会讲到,不是原来开发迪士尼或者做别的一片白纸上做项目是完全两个概念。第二个重要的启示,原真性的文化体验,我们对于文化的真实性的东西,或者生活方式、原真的东西更加关注。第三点,人民希望通过遗产旅游获得启发式的教育,通过遗产地的到访能够获得自身的文化素养和心情感受方面的提升。

    前面是讲了从市场的角度分析有哪些变化和趋势。我们再来看看在遗产的话语体系下面,它的活化利用指什么。我这里接下来列举跟多国际上非常有影响力的,非常重要的文件,这些文件框定了我们在面对文化遗产资源的时候应该要保存什么样的原则去利用。

    从总的变化来说,1960年到21世纪,从遗产到扩张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从见物、见人、见生活的趋势。我把其中比较重要的几个摘出来。1967年的《威尼斯宪章》,提出了三大基本原则,原真性、真实性和可识别性。真实性、原真性都是哪些有价值的,不能随意改变。可识别性,我们为了功能必须做一些改变,但是要遵从这个改变跟原来的改变是有区别的,人家可以看出来的。

    《巴拉宪章》以地方的的概念诠释遗产。另外,提出了相荣用途,我们可以在遗产地做一些能够体现文化意义的功能。关于改变,一个是恢复到原位,第二个改变之后对整个文化意义的影响是不大的。

    我们中国也是在前面几个宪基础上,在2000年颁布了五个基于的保护准则,一个是文化旅游宪章和文化遗产阐释展示宪章。最高级的利用,为我们文旅融合之后提出来的诉求和要求是不谋而合的。

    我想表达的观点是无论从市场的迭代,还是从遗产的保护利用的理念出发,还是现在我们来讲的文旅融合的要求,基于遗产资源的活化利用,或者基于遗产自发的旅游开发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要求高质量的遗产旅游活化。我在这里把这种高质量的遗产旅游活化总结为四点要求。

    首先,对于遗产空间的护用并举。一定要注意哪些最有价值的构建也好,建筑物一定要保留好。包括与此相关的人文方面的东西也要加以保存。第二,价值维护与业态活动。因为谈到利用和旅游,必然离不开跟人相关的体验也好,消费也好,业态也好,这个业态必须体现遗产地的价值,而不是复制过来的。第三点,公共属性利益平衡。大家有兴趣的话看那些宪章会发现对于遗产的利用是很强调它的公益属性的,要带给大众的福祉和对于人类自身的公益属性,我们通过商业的方式能够把这个事情往前推进。因为光有情怀不挣钱可能也没办法持久。最后一点,要强调它的社区参与与在地运营。社区参与就是我们以后的旅游遗产地,如果说大家去开发古镇、古村,把人迁出去做旅游开发,这种模式文物局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很可能给你业务黑名单。第二,我们做遗产地的开发利用的过程中,一定注意跟当地的社区,跟当地的产业,跟当地的风俗和非遗紧密结合起来,这样文物局也能支持,文化和旅游部也能支持,也能在市场上取得很好效益的遗产的活化利用行为。

    由于时间关系,我的分享到此结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