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北京智珠寺活化利用案例分享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1-12
  • 点击次数:1108


 

 东景缘联合创始人林凡

 谢谢主办方给我这么一次交流的机会,我们也是作为场地的提供单位,也很荣幸,非常感谢大会给这么一个机会。

今天是一整天的活动大家也比较疲惫,我就简单说一说我觉得有趣的部分,可历史上之前的十年经历可能多多少少都会听说过。我们这场地当时是一个机缘巧合,我跟我的搭档他是一个银行家我们在转胡同发现了这地方。当时肯定不是像现在这样所谓有一点名气艺术的场地。当时还是一个上了两次文物保护的黑名单就是马上要倒的场地,因为它是濒危的古建建筑,吕舟教授是很清楚这一个事。我们接手之后其实是做了一些修缮。各位可以去了解这历史,是皇家次建的一个古建筑,所以这建筑的规格就是说跟故宫一样,是比较高的规格,这地方是皇室算是宗庙之内,这周围并列三座寺院,有一座没有,还有一座就是隔壁有一部分保留,这一座连着北边一墙之隔后殿这整座算是完整的空间。

我们当时修缮的时候也不是什么专业的人士也请教了很多专家,最终总结下来自己方法是什么?就是尊重时间,这时间怎么尊重呢?就是说几百年经历的历史里面,所有发生的事情或者发生的故事所留下来的痕迹都应该被适当保留下来。这样的话我们就有了这准则之后我们做了保护的方法,以减法的方式。我们的原则我们不自己新建建筑,也就是选择延续的时间合适的一部分留下来,所以才是今天各位看到的这个院子不是街面上看到统一整齐划一的时间建筑,而是各种各样的时代建筑都有,甚至有一些标语我们都是适当做一点保留,这就是我们一个修缮的原则方法,最终是得到专家们的某种认可。

之所以这场地说现在做的还不错,是跟我们早期对这项目的功能规划有我们的一些看法。我觉得在地面上的很多古建或者说文物古建的利用上面,就是说理想状态都挺好,在规划的时候出了一点问题。有的时候是一厢情愿,就是说我们会觉得这一些东西有很多人会要看,但其实很多人没有耐心看。比如举一个例子我们为什么会起初要做那么多艺术内容呢?我们希望把我们这个古建保护的理念向年轻人或者说向更多的古建爱好者推广,当然如果这一种推广只是几百场讲座的话,估计来听的人都是哪一种水准比较高,而不是对古建有一点一知半解但希望了解古建,是没有那么耐心听完。所以我们如果创造有趣的内容和适合的内容,在古建保护之外的人更多来我们场地多看。他们来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要解决他要待足够长时间,如果吃饭问题不解决,他们就老觉得我们马上要走,要不然就赶不上这赶不上那,所以我们才在场地里面准备了餐厅。

今天借这机会跟各位说为什么我们会做法餐厅呢?其实不是为了显示自己多么多么的洋气,其实我们对空间保护有这么一个想法,目前看来是越来越觉得有道理的。空间的保护其实除了三维的视觉这一块要注意之外,气味、声音、以及灯光都应该注意。我们会发现很多场地它都是被音乐和气味打败,不管是哪个大师设计,里面是麻辣香锅味道,再高的建筑师都会被麻辣香锅打败。还有就是说现场音乐都是放网络歌曲什么大师都会走味,所以一个空间的所有者或者管理者一定要特别注意这个事情。所以我们选法餐就是因为法餐是所有餐饮里面气味对空间干扰最少的,因为它基本上是偏冷一点的,所以这是我们用法餐一个重要的关于气味。

另外法餐其实也是仪式感最强的餐饮,因为我们觉得这个场地以前是举办宗教的仪式地方,应该在某种精神上要尊重一下,就是说也得有仪式感,当然我们也是严格遵守文物保护的条例,没有在院内起明火而且在厨房这一块严格放在保护的红线之外,我们都是非常严格的遵守。所以做这事情骑士队我们来讲难度、挑战都挺大的。

后来解决了餐饮之外,对功能上面我们做了一些我们的想法规划,比如说今天大家所在这大殿,其实过去是做宗教仪式主要的一个场地。它其实不应该作为日常的所谓商业经营,比如说售卖或者说餐饮的这么一个空间,我觉得更适合的也是在精神层面的。所以我们觉得应该放什么呢?类似今天的有品质的讲座、课程、以及每周我们应该有音乐会。因为古建的这一种空间构造原来就是考虑到声音的传播,所以说在这样的空间里面如果放上一些合适的音乐演奏会也是一种非常适合的表达。另外我们在以前过去两边的厢房或者五房的区域是属于过去的生活区域我们会放上一些跟日常经营有关系的这一种功能。

最近比方说我们也在侧面厢房跟巴黎歌剧院进行一个新的媒体项目合作,大家有时间可以过来听一听。我们会尝试跟当代艺术结合合适内容落地。我跟另外一个搭档我们几个合伙人觉得一个场地评价最高是什么?就是很多现在的这一些年轻人如果对我们的评价感兴趣,就是我们在外面的名声,如果他们说很酷,这很酷是很重要的。这很酷是我们这么多年经营这场地内容最大的一个肯定,大概我罗嗦讲的就是这一些东西。

所以现在变成北京的一个文化艺术目的地,也是我们这一些年不断的总结经验得下来这么一个结果吧。所以大概就讲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