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会长张晓军:乡村民宿与旅游扶贫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1-12
  • 点击次数:2870


 

来之前充满了期待,来了之后发现不虚此行。我发现今天论坛有两个热词“遗产”“民宿”,感谢协会、感谢文物局、感谢必虎老师给民宿这么高的待遇。同时刚才在听宋局长的演讲中让我深深的佩服我们文物局的领导,不仅在文物保护方面卓有成效而且对于民宿这样一个全新的业态有非常深刻的理解。所以刚才宋局长在讲最后四点的时候我全程在录,这录下来之后我们协会会组织全体会员来学习、给他们鼓劲,也通过我们协会这样一个平台和渠道传递给我们全国的民宿同行,告诉他们我们民宿在做着、在从事着如此伟大的一件事。

刚才还想讲什么?听了宋局长和杜大姐的指示,我把我原来要讲的改一改,改成两个,第一个是从个体看中国社会的发展,第二个从协会看行业的优化。

先讲个体,讲我自己、讲我自己做的唐乡。2008年5月1日我陪着当时女朋友现在我的夫人我两个孩子的妈,爬慕田峪长城,按照我的想象慕田峪长城脚下慕田峪村作为北京市级重点民宿旅游村,作为全国知名的一个旅游村,它不仅仅应该有旅游的其他的业态,它更应该有旅游的住宿业态,当那天天已经黑了,我们走了四五户民宿、旅游户得到一致的回答就是,我们只上山卖货不接待旅游住宿。因为到慕田峪长城售票口这一段是慕田峪长城管理委员会为村民们设的旅游商品售卖长廊,而卖裘皮、卖珍珠、卖项链、卖旅游工艺品的销售收入要远远大于旅游住宿的收入,同时从业的难度也要远远小于旅游住宿服务。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在慕田峪村村口原来的小学校址上有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标志叫小园,走进小园我又一次吃了闭门羹,小园当时店长也是唐亮女士的大女儿跟我说对不起,我们的住宿已经预定到2008年10月1号了,引起了我深深的好奇。第二天上午又重返小园,我找到他的大女儿,我说叫张晓军是做旅游规划设计研究,我是北京市乡村旅游北京模式的提出者,我对你们的这一种业态非常感兴趣,你给我们讲一讲,我们这一位大公主毫无保留带我看了四个院,这四个院的改造和利用手法让我极为震惊,我才意识到在我们心目中那一些破旧的,应该被拆掉的传统民居原来在老外的眼里是无价之宝。小园的成功不仅仅让我震惊,更重要的是村民的认同,因为在我看了四个小园的院子之后,我发现小园、小学后面有两栋民宅,农民正在自己在改造新建,而改造的手法从建筑的外观上和小园的院落相比基本上是属于山寨版。

这样的一种山寨版让我感到很开心,因为小园传统民宅改造的手法技术以及景观说明得到当地村民的认可,而这一种认可我相信它是具有非常重要的社会意义。所以虽然2008年五一住宿方面不如意,但是回到北京就报告给了怀柔市分管旅游区的副局长,告诉他们,是一个老外干的,他居然把废弃的院子当成宝贝一样利用起来,当时副局长很惊讶。虽然当时萨洋我没见到,他当时被隔壁村叫去做民宿标准的演讲,这是我们对传统民宅它的价值第一次认识。

没有过几年当时给乡村旅游一品一院研究的时候,当时旅游区副局长顾晓园局长告诉我农家乐要转型,而农家乐转型就是一个民宿,你应该去台湾去看看民宿,这是我第一听到民宿的概念,虽然条件的限制没有去台湾考察但是这概念给我影响很深,到了2013年基于5个原因我就做了所谓的唐乡,第一个原因我是农二代,我想回到我出生的山村。第二个原因我要当爹了,我要给我的孩子找安全的食材、找清洁的空气。第三个原因我要给我的规划院找一个旗舰店样板间把我们成果展示出来。第四个原因我身边有一批朋友有这同样的诉求。第五个原因当时的住建部的领导跟我讲我们在跟国家文物局、国家财政部在做中国传统村落的评定。国家部委、中央财政做的是保护和示范,企业应该跟进要活化和利用,而保护的基础之上企业如何参与、如何利用,部委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路数,希望你们做一个尝试和探索。

基于这样五个个体和身边的群体以及部委的要求,所以2013年我们开始策划所谓的唐乡,什么叫唐乡就是唐人打造的乡村社区再造,简称唐乡。我们的唐乡是这么来的。

2014年第一个唐乡稀里糊涂落在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这个村到今天依然没有评上国家级传统村落确实条件不够,虽然我做了努力。宋局长当年我是第一批第二批当时的评定人。这个唐乡当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我们是2014年的8月28号举行了一个很简短的、很低调的落成仪式,9月11号贾庆林同志就去视察,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综合起来给我们三句话第一句话唐乡是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就地、就近城镇化的模式创新。第二句话是唐乡是市民与村民高度融合在互动的基础之上形成的一种全新的乡村社区。第三句话才是唐乡是乡村旅游业态的创新。

这三句话出乎我的预料,因为前两句确实就是我做唐乡的初衷。刚才宋局长给我一个非常重要的指示,我们民宿要组织起来,告诉我们的民宿主人们和投资商们,我们要做好社区工作,要做好社区的共建才是共享。我有幸在北大受过两年的社会学的训练,所以当年做唐乡第一个是因为刚才我讲的五个原因,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专业训练的原因,我想做一个乡村振兴、乡村再造的项目来实践当年两年研究生中受到的社会学的训练。所以基于这样个体的发展,唐乡才有了一些具体的时间也才能引起一些启发和启示。

在做唐乡的过程中2014年我们不断的举办各种各样的沙龙,第三次沙龙有一个身影现在是协会副会长是浙江省温州市人,他来了之后就说张晓军你这是民宿。当时我很惊讶,我说做的是乡村社区再造怎么你给我贴民宿的标签呢?他就给我讲了他的逻辑,我说好了终于八年前顾晓园)副局长告诉我的民宿,我自然不知不觉做出来了。因为有这样的对接,所以在2015年我们就有了一个更大的梦,我们想以唐乡为基础,我们团结联络合作一批国内志同道合的民宿同行,我们形成一个组织为行业发展服务。

所以在杜局长的肯定和支持下,才有了今天的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专业会。

所以第二个话题就是协会该如何为行业服务?这协会成立两年以来,我们做了一些创新性的尝试性的工作,我也特别开心这个协会在中国旅游协会若干个二级机构中每次开会都能得到中国旅游协会段强会长的肯定和表扬,虽然他一次民宿没有住过,虽然他数次说安排时间我去住民宿,我跟他开玩笑会长您的时间没法安排,您安排时间我安排民宿二者才能对接住一住。为什么我们多次得到协会领导的肯定,是因为这协会真的有一点情怀,真的有一点责任,真的有一点奉献和公益心。过去的两年时间从2016年10月份成立到今天我可以说把我200%的时间、精力、财力、团队、场所的一切都贡献给了这协会。所以在今年1月3号福建省旅游协会民宿分会举办的福建省第一届民宿大会上,我专门讲了民宿社团的运营。我们第一要依法合规、第二我们要为会员服务、为行业服务、为区域服务、为社会服务。而服务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

一个社团我们怎么促进民宿行业进一步的发展,我想作为对宋局长和杜大姐两位领导的指示和落实,我们可以提出2019年开始中国乡村民宿四个发展方向:

第一、我们在做好自己的同时把自己的生意做好,把自己的经营做好。在这同时,我们要考虑由一个店向多个店,由一个地区向多个地区,由一个品牌向多个品牌,尤其是在空间上要有自己独立经营变为集群式的经营。我们希望出现更多的以村为开发运营基本单位的美住小镇。

第二、我们要重视社区关系的维护和社区的建设。在若干次探讨过程中我多次跟我们的民宿人讲,民宿人在捡了一个大便宜你投资500万或者一千万做了一个民宿,你说我卖的是什么?卖的是我的设施、卖的是我的建筑、卖的是我的主人文化、卖的是我的共享。我说这只是其中一部分,我说你们在有意无意掩盖一个事实,你们卖的实际上全村。而全村的生态环境空间的组成以及整体的文化包括村民的笑脸,你们统统忽略不计,所以因为这样有意无意,我们很多的民宿企业在社区关系的处理上往往是做好院强以内的事情,所以这一点是我们2019年要格外关注的一点。

我的唐乡从2014年开始我们在唐乡的制度设计上就特别强调这一点。比如我们要做好成立农改合作社我们要强调共享,而不是简单的分享。当时我们就提出要由企业的独舞变成企业的领舞,最终实现企业和村民乃至村集体的包括跟其他企业的这一种共舞,只有共舞才能共赢。所以社区关系的维护是我们民宿立身之本。

第三、民宿也要拓展自己新的成长空间。刚才我们广东省厅领导讲了南粤古驿道这实际上是我过去三年一直关注的领域。我相信南粤古驿道在过去不仅仅是交通线路也是一种物流线路,同时它也是一种商旅线路。而商旅是不可能没有住宿,但是随着南粤古驿道交通职能物流职能的消失,它的生活职能慢慢也就消失。可是现在我们把南粤古驿道重要的线性遗产,我们意识到它的价值,如何保护基础之上有效的利用它,就像刚才厅长讲到民宿是一个非常好的出路,所以我们如何把民宿从村落延展到线性的区域,这应该是民宿人从选址上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第四、民俗的拓展方向就是民宿不仅仅要做好自己的经典,更重要的要上下延伸创造全新的业态,所以我们去年提出农宿的概念,同时今天会议很重要的内容就是提出全新的乡村旅游业态叫乡村遗产酒店,特别好。

所以民宿在运营的过程中既要维护自己的经典同时也要考虑延伸,在经典延伸的平衡中我们创造更多的全新业态,也只有如此民宿才能够不固步自封,才能够与时俱进,才能够承担更多的责任和道义。

最后一个观点,来的路上有一位要做民宿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询问说张会长,我怎么做民宿?我怎么处理情怀和商业?我能不能不要情怀我就是做生意?我明确地告诉他民宿的核心特质就是情怀,情怀说小了是个人的梦想、说大是我们的扶贫、是我们的文化、是我们的创新、是我们的社区。情怀是民宿得以生存、得以产生的唯一的原因。情怀也是民宿得以生存唯一的道理,情怀更是民宿得以发展的唯一动力。过去的一年也就是2018年,我们回顾民宿谈情怀谈的少了,谈生意谈的多了,这一种少与多的变化就直接反应在2018年盘点民宿行业我们会发现民宿生意不好做了。原因是什么?不是市场没有需求,不是政府没有优化,是因为我们丢掉了情怀只去追求生意,这就是舍本逐末,我们把民宿情怀高高举下去,把小生意和大的责任结合在一起,这样我们的民宿才有更好的明天。

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