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方向——六位践行者的乡村振兴梦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3-04-11
  • 点击次数:408

主持人:宋洋洋 中国人民大学创意产业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文化品牌评测技术文化和旅游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 

对话嘉宾:

吴琳 中国旅游报社首席策划

李霞 大地风景文旅集团副总裁、大地乡居创始人

陈虹池 贵州水东乡舍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文金平 奉节县大窝村党支部书记

陈哲 幸福公社副总经理

刘丹 大乐之野合伙人

WXYX1384-opq404133566.jpgWXYX1361-opq404132134.jpg

宋洋洋:乡村振兴从我个人角度来看是从实践出来的板块,感谢刚刚大家充满激情的演讲,今天我也是抱着请教的态度来,各位专家在各自领域都有名气,我想请大家做自我介绍。

吴林:谢谢,各位好我是中国旅游报社的吴林,从我硕士毕业后从事的都是乡村相关的产业,到后面规划设计,在今早给大家介绍了人才培育计划有所了解,所以规划设计很多是重要的。

李霞:大地乡居公司是我在2015年创立的,14年毕业后就投身大地,我从事的主要是规划设计,15年开始意识到乡村是缺乏实施主体的领域,从规划设计到落地建设到运营有非常多的感触,有7-8年的时间。

陈虹池:我在水东乡创业十余年,一直在探索乡村发展的模式,目前在乡村旅游和乡村振兴模式中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以后面向更大更宽的领域。

文金平: 我是奉节县青龙镇党支部书记,从事党委书记20年,从事发展乡村领域14年,我主要是担任管理这一块儿的。

陈哲:我是幸福公社副总经理,非常荣幸和大家齐聚一堂,我们扎根乡村15年,目标是打造一个田园里的都市,希望大家过得幸福快乐。

刘丹:大乐之群合伙人,十年前参与品牌,从民俗行业的诞生到发展我们都在参与,目前在全国各地参与和推广,目前和大家一起商讨。

宋洋洋:从脱贫攻坚到现在,变化挺大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人的获得感,过去尤其是新乡人和返乡人的变化比较大,文旅这个行业比较有幸福感和获得感,我特别详细的听了各位的分享,但是绝大部分村子文化不太厚重,个性化太强,请教吴老师,乡村旅游怎么进一步介入到乡村振兴,现在机遇和挑战是什么?

吴林:切中乡村旅游发展中的痛点,不能采用一刀切模式,不是所有乡村都适合发展旅游,吴老师观点是,旅游引导的振兴是有限制的,是环城发展的,这部分具备发展旅游业动态。其他的村落文化和科技的助力很重要,文化产业赋能乡村振兴,互联网时代可以通过视频表达。我们需要有经营思维,实现价格增值。中国只有城市人和乡下人,如何打破这种隔阂我们需要做破壁,乡村旅游就是破冰行动,我们主要客源还是城市人,他们需求是我们需要关照和注意的。包括乡村的经营,需要共创,同时产业资源的配套,资源流动也很重要。

为什么有的项目租金收不上来?是因为模式在初期没有被很好设计,未来的话需要改变就要有前瞻性视角,人才需要内生力量培养好,借助科技手段,我相信城乡的沟通交流更加顺畅,光靠外生力量是不够的。为产业振兴也插上翅膀。

宋洋洋:旅游报是第一次参与,科普一下旅游报在乡村的着力点是什么?

吴林:主要是把催化剂的作用做好,人才到培养的方式,我们的融媒体都有官方的认证,乡村四时好风光,非遗旅游都在宣传

还有需要不断创新项目,早上签约的产权沿用,希望在乡村振兴领域,让更多有志之士帮助乡村有不一样的改变,包括大家分享的项目,大家村民不太离家,我们通过产品,希望形成良性循环,未来我们还会发起乡村规划设计大赛。

宋洋洋:请教乡村振兴越做越微观,挺难复制的,请教这两年在做微观策划落地有什么经验和新的?

李霞:每个团队在参与工作的时候,都因为经验和背景的不同有操盘的不同,我们是咨询结构,文旅如何赋能,创新,离不开社会责任感,当沉下去真正去做这个工作时,视角本身会发生变化,16年我们就在探索服务模型,是因为我们是一个服务方的时候,我们希望解决的事社会运营脱节的事,第二个是缺乏运营者的视角,投资是低效的,经历了挫折才建立起来统筹的团队,这个方法出现在意识到乡村项目有复杂性,综合性,需要综合考虑,是方法论的不同

15年进入乡村的时候,精品民宿建设起步的时候,我们团不把自己定义成民俗,是做的一个社会生活方式,我们应该做完整的文创产品,民宿确实升级了乡村旅游品质,但是我想这么多年从起步的时候,生活方式不应该仅仅有民宿,我们认为乡村价值是多元化的,不应该光看到农田,我们有乡村探索原,把乡村调研分为5大类和19小类,把它抓变成不同形态的旅游产品,。乡村博物馆尽管小但是很重要,对来到这里的人帮助他们了解这个项目这个乡村。

早上介绍到了乡村酒店,把乡村的IP场景化起来,一些主题化的客房可推动发展,市场的创新永远快于理论的创新。同行优秀的伙伴们推动了这个行业,感谢大家。

宋洋洋:乡村发展的重点是什么呢?

李霞:乡村是要多元化的场地,不是某一个集体某一个个人努力的结果,需要不同的主体,需要不同产业的链条,我们把产业放到乡下,应该把平台搭建好,村民也是主体的一部分,他们可以降低成本,在乡村要重视相互的配合

宋洋洋:听说你们的民宿是废弃宅基地改造,我比较感兴趣,活化的前提是活下去,活下去很重要的点是宅基地改造,你们的重点切入点是什么,主要特点模式是什么

陈虹池:水东乡社是农民和市民的家,我们发现农村有很多闲置房,农民财产也没啥收入,我们决定三改一流,可以闲置房改经营方,老百姓改服务员,把农民手里的土地,房子改造了。我们的市民想回到乡村,因为成本高,没有生活体系化服务,所以回归率不高。我们现在打造一个平台,做营销和推广,呼吁市民对闲置房进行投资,一栋房子大概二十万投资,他的父母可以常驻。再次,收益60 是市民的,20是公司的,20是农民的,这样就是可持续发展的一个运营,是城市要素的进步。

市民需求量大, 农民欢迎,政府支持,政府涉及乡村的投资但是没有形成规模,现在这个模式比较好。

宋洋洋:你们622能做到50个寨子吗?

陈虹池:没问题,目前我们有三千多个供养市民,我们还做了很多产品,这个和买房子一个道理。

宋洋洋:长住房的概念是?

长住房后台管理权限是看市民自己的选择,经营或者自住,一栋房有四个房间,可以实施自住和经营一起发展

宋洋洋:水东乡摄有没有向外拓展?

陈虹池:明年我们可以面向全国,实际上每个中心城市的周边城市都需要,计划在今年年底面向全国进行合作

宋洋洋:请问你们的发展单位是?以整村为单位?

陈虹池:我们以一个县为单位谈判,因为里面牵扯到政府,资金,基础设置等等。资金优先配置基础设置而统筹发展

宋洋洋:听说大窝村是以矿为生,但是对生态的破坏是不可逆的,请谈一下经验。

文金平:我们是从几个方面做的乡村旅游,劣势变优势矿区变景区,我们环境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寸草不生,这几年通过各种治理,基础设施投入,现在是矿区变景区思想。

我们地理优势不明显,等级也很低,没有其他产业支撑,我们要解决用地问题,才能发展旅游,集体经济引领,公司出大平台,特别是土地入股很重要,16年我们的模式就是走出来模式,这样股份股民更有积极性。我们号召老百姓一起做规范,做建设,我们做的时候把社区当景区建,我们要把百姓和景区的基础设施做好,从策划规划到设计都需要完善。我们不能把城市工业搬到农村去,乡村旅游业看得见山和水才能更好的发展,我们现在要结合当地的文化,我们现在有文化宣传队,现在我们的口号是“美丽大窝,爱在心窝”。

宋洋洋:每个村子情况很复杂,劲儿往一处很难,请问是怎么做到的?

文金平:我们社区情况复杂,最成功的事解决了群众思想问题,首先是辉煌到失败生活条件变差,我们社区是农村加厂区,我们引领群众,凝聚群众,生态宜居宜居群众,最后收入上升。

宋洋洋:想了解一下幸福公社怎么做的?

陈哲:我们其实是复原了两千多年来成都的生活方式,我们也创建了社会大学,让大家留在乡村,振兴乡村。在行业里幸福公社和阿那亚?更大的区别是扶持和帮扶,我们除了满足村民的兴趣爱好,更多是让大家以创业留在乡村,更偏向于产业导向。

宋洋洋:成都文旅乡村很内卷,幸福公社如何做到运营升级?

陈哲:我们扎根成都经济十五年,作为最初的旅游几大要素,公社也是不断地在完善,我们目前不断地迭代运营,我们发现没有自己核心IP是不好发展的,我们打造以福化为主题的小镇,我们把福文化呈现在博物馆,因为这个文化跨越性大,我们在打造幸福小镇,我们注重福,一旦要进入福村,名字需要改成福文创产品一百多个和农创产品,有以福文化作为景观的景点。

宋洋洋:幸福公社年龄结构是

陈哲:主力阶段是30-50,00后也有入住公社的,欢迎大家来到我们这里。

宋洋洋:你在民俗建设过程中的深有体会,请问民宿在良莠不齐中该怎么发展?

刘丹:其实这是一个选择的过程,大家的切入点都不大一样,当时我们选择民宿是因为对城市,乡村有自己的思想, 我们在上海开车寻找地方,但是当时没有乡村这个概念。

后来我们选择民宿这个名字是觉得有人民和住宿,我们最早做民宿经历了一些挫折和弯路,现在我们可以做到相对专业化的模式,我们也做文创,和百姓互动,增加品牌影响力。

其实发展最主要的是活下去,要有资金,怎样让青年们留下我们也想了很多办法。再一个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希望自己的家乡得到发展,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希望形成一个民宿标准化,推广,运营,和政对接的模式,让更多的年轻人参与进来,更好地促进发展。

我们觉得民宿的发展就是满天星的感觉,不是从某个地方发展,是从各个地方发展,最后支撑起乡村振兴。每个地方都可以发展出自己的特色,是有感染力的。目前我们的客群是在变化的,每年都有精准的年龄统计,近几年平均年龄是25-35作为主力。再过十年他们的消费诉求也是我们需要关注的地方。

宋洋洋:标准化,功能标准化是?

刘丹:民宿学院是中国第一个相关的学院,我们希望把民宿的人员管理好,我们的标准也是多样化的,每个个体都不同的管理,我们注重能力的输出。我们目前有而是多家门店,有一部分是自由的投资,还有一些是代为管理的,但是也会有一些缺陷。

宋洋洋:你在拓展中不能保留这么多主理人,该怎么解决?

刘丹:现在店增多了,主要是看客人的选择,大家还是希望去乡村放松的住宿,然后对民俗的信任感比较高,我们对地方文化的发掘和发展,让他们感受到信任。 

宋洋洋:虽然对话是一过性的,但是大家是持续性的工作,我衷心祝愿大家有更好的发展,希望每年都能听到你们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