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隐藏在历史中的私密之美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5-09-11
  • 点击次数:501
  小需求里的大释放!

  杰出的建筑设计师们追求有机形体的均匀平衡,这些结构体少一点浮夸,多一些激情燃烧。风景厕所的创造者所关心的是使用者要求并不高的舒适性,在下面的建筑里面,使用者的肉身被愉快的接纳,日常的压力得以排除。在这次大地“风景”的邂逅中,我们最终寻找到了对“美好”的重新定义。

  神圣厕所

  安东尼奥·高迪(1852-1926年)




  圣家族大教堂是高迪的毕生代表作,直到去世前他都一直专注于该教堂的建设工作。身处一个有机体中的感觉,大大增强了建筑作为厕所的功能。这个设计提示使用者想起生命的原始自然状态及其基本的需求。

  国家第一商业户外厕所

  路易斯·沙利文(1856-1924年)




  沙利文的户外厕所很好的阐述了他的哲学思想。他认为应该以有机或者“进化”的方式表达功能。他的设计往往是简单的方盒子,上面与生命有关的有机符号具有高度装饰性。作为一个组织者及正式的美学理论家,他竭力推动建筑体现时代精神和大众需求。“自然的召唤”(nature’s calling)这个说法就是他创造的。在“国家第一商业户外厕所”,装饰物的有机属性与户外厕所的生物降解功相得益彰。

  冲水厕所

  费兰克·劳埃德·赖特(1867-1959年)




  冲水厕所是赖特大师之作“流水别墅”(Fallingwater)的前身。将构造物直接置于下水之上的概念第一次出现在这里。尽管流水别墅的洁净溪水更吸引普通大众,但是这个建筑以戏剧化的方式利用周遭环境的力量和宁静,用象征手法体现人类与自然的联系,是一个标志性建筑物。

  萨伏伊冲洗厕所

  勒·柯布西耶(1887-1965年)



  勒·柯布西耶宣称“建筑”应是这样的一种结构:他是一个可以进入的地方,它触动你的心灵并打动你,是你相信其表现出来的单纯形式,体会到光线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住宅是供人居住的机器”,从萨伏伊冲洗厕所中可以观察到机器和人的结合。据说这是第一批有冲洗设施的户外厕所之一。建筑启发使用者走上艺术家之路。简单的形式和空间昭示了功能的纯粹。

  巴塞罗那世博会德国展馆

  路德维希·密斯·范·德·罗(1886-1969年)




  1929年巴萨罗那世界博览会的德国馆是他的大师级作品之一。当时为了平衡这件作品,他同时创造了一个展馆。这个展馆虽然是主馆的仿制品,但更受欢迎。历史学家关注到:这里总是排着长队,等待使用此设施(有时需要排15分钟)。使用者首先看到异国情调的建筑材料,之后被其简单的形式所打动,启发他们“不要赶时间,事情解决好”(大家很享受周围的环境)。关于这个设施,密斯的格言是“少就是快”。

  玻璃厕所

  菲利普·约翰逊(1906-2005年)




  约翰逊的玻璃屋是他最著名的作品。这是他的私人住宅。在建造玻璃屋之前,他先在玻璃户外厕所上实验了一下这个想法。这个橱窗形式的小品收到了一些批评,但是约翰逊喜欢这种裸露感。一个支持者评价道“你感觉你好像进入了森林,但是却不会淋雨,而且卫生纸就在手边,这完全超乎你的想象。”对一个饱受争议的厕所来说,这真是一个公正的评价。

  网架宝座

  R·巴克明斯特·富勒(1895-1983年)



  富勒的发明创造集中于那些成本低廉又能够批量生产的东西上。他的最著名的发明是网架结构的球体,它是由标准化的构建组成,这样能够迅速的大面积铺开。他运用了数学原理来实现从部分到整体的最优化。网架宝座表达了对人类排泄物的重视。这个宝座的形式、结构和功能都很简明,这启迪使用者去思考,怎样的技术才能解决世界目前和未来的需求。

  索尔克生物研究院户外厕所

  路易斯·康(1901-1974年)




  路易斯·康对设计围绕功能的提法产生疑问,他的作品由简洁的几何形体构成,平面布局中规中矩,复合的结构以对称轴线和十字轴线为主。索尔克生物研究院户外厕所水渠的应用,是户外厕所的一场革命。他可以让多个使用者同时方便。他的设计还将“户外”概念推到了“极致”,它没有围挡,男性可以在十字水渠上小便。尽管许多人都认可这个设计,但是它并没有流行开来。大多数的批评意见认为,它仅仅迎合男性,不能满足多方位的需求。

  上完厕所要洗手哦~~



  参考文献
  【美】史蒂夫·谢克尔《户外厕所》


大地风景艺术设计中心:唐健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