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北部湾观鲸旅游发展路径探析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6-11
  • 点击次数:207

近日广西省北海市涠洲岛海域传来鲸群稳定出现的好消息,布氏鲸首次靠近科考船附近捕食,场面震撼!自2017年北海涠洲岛传出有鲸群出现的消息以来,由广西科学院、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北部湾大学与自然资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共同组成的广西水生生物联合实验室的科学家们连续五年对鲸群进行了科学观测。观测结果表明这是中国大陆自80 年代以来已知的唯一近海稳定分布的大型鲸类群体。

随着中央电视台等多家媒体的报道,布氏鲸这种海中巨兽成为网红,在没有正式开放观鲸活动的情况下,依然有一些游客雇船出海观鲸,观鲸旅游成为热门话题。从世界范围来看,观鲸旅游作为滨海度假的重要吸引物其发展路径宜疏不 宜堵。以野生海洋动物为观赏对象的旅游活动主要是观鲸鱼、海豚、海象、海狮、海豹、鲨鱼等鲸目(Cetacea)、鳍足亚目(Pinnipeds)和板鳃类鱼(Elasmobranchii)动物,前两者是哺乳纲、后者是软骨鱼纲。除了少数地点可以在离岸不远的浅滩观赏外,多数游客是通过乘船、潜水、乘直升飞机等方式进行观赏。这些项目提供摄影、喂养、同游、触摸等人与海洋动物互动的机会。少数专业性的海洋探险旅游者喜欢刺激性的鲨笼潜水,即隔着吊笼观赏世界上最具攻击性的食人鲨大白鲨(Great white shark),多数游客还是最喜欢观赏温顺、通人性的鲸类动物。

根据目前资料所知,中国海洋境内已知哺乳纲的鲸类动物9科37种,鲨类8目21科146种,物种多样性丰富。但目前对海洋动物的利用主要集中于渔业捕捞、水产养殖、生物制药等传统优势研究领域,在旅游方面的贡献也限于海洋馆参观,在自然环境中开展观鲸、观鲨等生态旅游活动的数量微乎其微。这与国外已经持续开展数十年,有深入广泛研究的观鲸旅游形成鲜明对比。


一、世界观鲸旅游发展研究

观鲸旅游(Whale Watching)是以可持续的方法在海岸边、船只上或其它小型飞行器上观察鲸类动物,或是通过与鲸类一起游泳和其他相互影响的方式来观察鲸类(《生态旅游》)。全世界观鲸旅游在20世纪50年代环境保护主义者反对商业捕鲸运动中兴起并经历了爆炸式增长(Neves,2010)。霍伊特(Hoyt)对全球观鲸旅游活动的回顾表明了其惊人的增长。他声称,1983年只有12个国家有观鲸活动,但是到1995年,他发现观鲸活动已经扩展到了295个社区和65个国家(Hoyt,1996);到了2000年,已经有87个国家和地区吸引了900多万参与者,形成了一个至少是10亿美元的产业,(Hoyt,2001);到2009年,Cortez & Knowles观鲸业是一个全球数十亿美元的产业,每年至少吸引1300万人(O on.,Campbell,Cortez & Knowles,2009)。


北部湾鲸群活动/广西科学院海洋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陈默摄


最常见的观鲸旅游形式是乘坐赏鲸船观鲸,包括皮筏艇和客轮改装船等,大约占观鲸旅游总数的72%。还有少量的游客是乘坐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观鲸(每年约10000名参加者)。

观鲸旅游的对象超过83种鲸类动物,焦点物种是座头鲸、灰鲸、南露脊鲸、北露脊鲸、蓝鲸、小须鲸、抹香鲸、短鳍领航鲸、虎鲸和宽吻海豚等。其中蓝鲸和北露脊鲸被归类为濒危物种,而座头鲸和南露脊鲸则被认为是易危物种(IUCN红皮书),所有鲸类动物在我国都至少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一部分为国家一级。

根据IFAW统计,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观鲸旅游业大国,占世界观鲸旅游总人数的50%;亚洲国家和地区成为世界范围内观鲸旅游者的新兴目的地,2009年世界范围内观鲸旅游收入25亿美元,直接就业人数19000人。一些小型岛国(多米尼亚、格林纳达和圣卢西亚岛)观鲸业的收入分别 占到其GNP的16%、25%和50%。在印尼巴厘岛北部的罗威纳(Lovina)地区,观鲸游客的人数占到总体过夜游客量 的60%,观鲸旅游业的整体收入占到了总体收入46%。根据 统计,观鲸旅游业的从业者的收入大大高于当地收入的平均水平。在塞舌尔同样如此,短短14周的观鲸旅游为当地带来 499万美元的经济效益。哪怕在商业捕鲸大国(日本、挪威和冰岛),观鲸旅游业潜力同样巨大。

从全世界范围来看,1994年到1998年期间是观鲸旅游者增长最快的几年,台湾的观鲸人数从0人增长到每年3万人,冰岛观鲸人数增长了250.9%,意大利增长了139.9%。

很多研究表明,观鲸旅游船的近距离接近已经改变了鲸鱼的行为,包括一些很受欢迎被列为濒危物种的鲸鱼。此外,一些研究也表明,与鲸鱼的地理接近度相比,对鲸鱼干扰更为重要的变量是船的类型、产生的噪声和操作方式。

因此,许多国家对观鲸旅游产业采取了规范的管理办法(Carlson,1996)。典型的做法是限制了靠近鲸鱼的船只数量,并规定了最小的靠近距离。例如,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允许最多3艘船只在距离任何鲸鱼300米以内,最小靠近距离为100米(昆士兰环境和遗产部,1994)。这可能是因为人们认为这些规定更容易实施,而且动物与潜在干扰源之间的 分离也很重要。


新西兰凯库拉观鲸


二、澳大利亚海豚岛案例

澳大利亚莫尔顿岛上的天阁露玛度假村以野生海豚的稳定到访而闻名,被称为海豚岛度假村。莫尔顿岛面积为189平方公里,岛周长达38公里,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沙质岛屿。岛上有丰富的植物、海洋生物、鸟类和野生动物,接近98% 的面积是国家公园保护范围。余下2%的面积是天阁露玛度假村。天阁露玛野生海豚度假村是在原有捕鲸站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1965年之前澳大利亚每年从捕鲸中获益约为3200万澳元,如今,通过观鲸旅游,澳大利亚每年获益约7000万澳元。2011年,度假村接待的中国游客数量已经达到12,000人次,超过日本和新加坡,成为天阁露玛度假村最大的海外市场。

喂食野生海豚项目开始于1992年,由海豚教育中心(the Dolphin Education Center)现改名为海洋教育与研究中心(Marine Education and Research Center)具体实施。为了维持优良生态环境和高品质的旅游环境,海洋教育与研究中心在长期研究的基础上拟定了具体措施,对喂养野生海豚项目实施严格管理措施:

•游客必须提前在海洋教育与研究中心预约才能参与喂食活动;

•喂食之前由工作人员告知具体注意事项;

•拿小鱼喂食前要消毒双手;

•感冒或生病的游客不能去喂海豚;

•喂养区域不许吸烟;

•禁止喷抹驱虫剂和防晒油;

•不允许摸、打、拍海豚;

•喂食过程中有工作人员带领陪伴,协助并管理游客,确保没有违反规定的行为发生;

•喂食量控制在海豚每日平均食量10-20%,以确保海豚在野外生存和觅食的能力不受影响;

•喂食区域安装有摄像头,工作人员持续记录海豚抵达的数量及特征、喂养小鱼的数量、海豚抵达和离开的时间等。

海洋教育与研究中心配备了五名全职员工,其中四名是资深海洋生物学家,还有大量的志愿者协助工作。除了管理每日的喂食野生海豚项目,中心还为摩顿湾的动物提供救助服务。度假村设立了天阁露玛海洋研究基金,为摩顿岛、摩顿 湾及其周边地区的自然环境研究提供资金支持。此外中心还为学校提供教育项目,组织海洋学家走进课堂,通过激发学生的兴趣,鼓励他们着手创造更加健康的海洋环境。

野生海豚的出现本是一次偶然事件,结合科学研究发现野生海豚规律,并通过定时定点喂食的方式,使海豚的偶然来 访转变为每日必访。经过持续四十多年的深入研究与精心维护,终将野生海豚发展为摩顿岛无可替代的旅游招牌。


三、中国北部湾开展观鲸旅游的建议

中国已经成为亚洲地区最大的观鲸旅游客源国,但目前规范化、成规模开展观鲸活动的地方仅有台湾东部的花莲、宜 兰、台东等县,大陆地区目前唯一一个有条件开展观鲸生态旅游项目的是北部湾。

北部湾的海洋生态是中国近海最好的区域之一。得益于近年来海洋生态环境的保护及改善,中华白海豚、布氏鲸等大型珍稀海洋动物稳定出现。

钦州市三娘湾海域是中华白海豚(Sousa Chinensis)重要的栖息地之一。中华白海豚也是一种鲸,属于鲸目齿鲸亚目海豚科。2004年开始便有渔民使用自家渔船搭载游客出海观看,后来发展用快艇、泡沫艇及小型观光船搭载游客, 经营模式也由原先的分散经营发展为近年由快艇队承包。经过近10年的发展,三娘湾的中华白海豚观光游已有一定知名度,但同赏鲸业发展成熟的国家相比,还面临着经营模式混乱、专业向导匮乏、旅游者行为与动物保护之间矛盾较大等 问题。

涠洲岛海域是我国近海在20世纪80年代后发现的已知唯一的大型鲸类捕食场所。由广西科学院、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北部湾大学与自然资源部第三海洋研究所共同组成的广西水生生物联合实验室在涠洲岛附近海域开展多次研究, 已确定个体超过32头,常出现月份为每年9月中秋节前后至次年4月底。

目前,出于慎重考虑涠洲岛管委会、北海地方政府没有推出任何官方的出海观鲸旅游活动。随着新闻媒体的传播,涠洲岛出现了局部的观鲸热,一些当地渔船、摩托艇避开管委会的监督私自搭载游客出海观鲸,有些甚至还开足马力追着鲸跑。这种行为会对布氏鲸群造成惊吓。目前通过科研人员的观测,每年1-4月涠洲岛布氏鲸群常会出现母鲸带着幼鲸,倘若母鲸受到惊吓,很可能会抛弃幼鲸,最终导致幼鲸死亡。

为了保护布氏鲸,当地政府于2018年颁布了《北海市涠洲岛生态环境保护条例》,规定“禁止在离岛6公里范围内捕捞”。同时,渔政部门加强了巡护力度,社会各界也呼吁人们在布氏鲸状况尚未得到彻底科学评估之前不要观鲸。

如何科学、有序的保护和利用好这一世界级的生态旅游资源,有效引导观鲸旅游的发展?如何以观鲸旅游为契机,开启北部湾世界级滨海生态度假区建设的新篇章?笔者建议在国家海洋局、文化和旅游部、自然资源部等部门指导下,由 当地政府机构牵头,从以下几大方面尽快规范化开展观鲸旅游及其持续性研究:  

● 联合海洋科学家对鲸豚为主的生态旅游资源进行摸底调查。联合海洋科学家,结合现有科研成果,对观鲸路线沿途海域范围内的鲸类动物的分布和季节性进行摸底确认,确认在哪些地方、什么时间能看到哪些物种,提炼对经营者和游客都有用的信息,以确定观鲸旅游的可行性。同时,还需要了解观鲸出发地港口及相关航线的现状和未来规划。

● 对观鲸旅游的潜在影响进行评估,包括对鲸类物种的影响评估、海洋环境影响评估和社会经济评估。需要把观鲸旅游所涉及的海域的所有利益相关方都考虑进去。评估需要每隔一段时间持续定期进行,根据环境影响评估调整观鲸旅游 人数上限和观鲸方式。

● 编制北部湾观鲸旅游发展规划。在资源调查和环境影响评估的基础上委托专业机构进行科学规划,明确未来开展观鲸旅游的范围界定,分析旅游市场,梳理观鲸为主的生态旅游产品体系,明确未来发展战略,对现有旅游支持基础设施进行分析,比如酒店、旅游交通、停车位、垃圾搜集站、应急救援等,提出近期发展的重点项目。

● 明确观鲸旅游管理主体和特许经营主体。在观鲸旅游的范围界定后,进一步明确海洋保护区或景区作为观鲸旅游管理主体。负责细化观鲸旅游管理法规,并颁布权威的观鲸指南,监督打击非法观鲸活动。明确观鲸旅游的特许经营主体,可以是具有实力的正规轮船公司、农村合作社/渔民合作联盟、非政府保护组织或研究中心经营的非盈利机构等。特许经营许可证的颁发,关键之处在于把每个片区的经营者控制在几个以内,根据新西兰和南非的经验,每个片区只有1-2个经营单位,这样有利于避免价格战,鼓励了运营者对高质量产品的投入。同时,还需要对运营者的观鲸船只大小和类型进行控制和管理。

● 开展培训,培养优秀的自然观鲸导览师。每条观鲸船除了船长或舵手,都需要配备自然观鲸导览师。自然观鲸导览师需要学会如何在不打扰鲸鱼的情况下接近它们,向游客解释海洋动物的行为,并学习恰当满足游客的期待和管理游客行为。

● 制定市场推广计划。制定品牌推广计划和品牌宣传口号,突出营销理念创新,坚持传统媒体、现代媒体、新兴媒体结合的方式推广北部湾的观鲸旅游,广泛动员干部职工、高校学生、网络达人、专家学者、资深玩家,讲好北部湾的 鲸鱼故事,唱响北部湾的蓝色歌谣。

● 申请世界鲸豚遗产地。鲸豚遗产地的评选是由世界鲸豚 保护联盟(World Cetacean Alliance)发起、世界动物保护协会(World Animal Protection)支持的一项认证项目,旨在评选全球最佳且负责任的鲸豚观赏目的地,为希望在自然 栖息地以负责任的方式观赏鲸豚类动物,并为以不打扰的方式了解它们自然天性的游客提供了指南。

● 设立北部湾国家海洋博物馆及研学基地。一个顶级的博物馆能让整个片区获益匪浅,比如冰岛建设的世界一流的博物馆胡萨维克鲸鱼中心为当地带来了大量的游客和经济价值。北部湾国家海洋博物馆可以对科学家的研究成果进行搜 集、整理、数据化储藏和艺术化展示;另一方面,也是作为科学研究团队的长期基地,方便对接更多的科研团队加入。同时,还可以作为受伤鲸豚的救助中心和开展公众环境教育、研学旅行的重要场所。北部湾研学基地针对中小学生和亲子家庭,加强与学校的合作,提供深度学习课程和自然导师,培养孩子的海洋生态文明理念和文化自豪感。

(特别鸣谢:广西科学院海洋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陈默老师为本文提供专业审核及科研考察图片。)


参考资料:

[1]S O'Connor,R Campbell,H Cortez,T Knowles, Whale watching worldwide : tourism numbers, expenditures, and expanding socioeconomic benefits,2009.

[2]艾里克.霍伊特,观鲸和观海豚旅游发展蓝图,国际人 道对待动物协会,2012. [3]彭重威,吴海萍,王先艳,张晨晓,许尤厚.钦州三娘湾中华 白海豚观光游现状调查及分析.钦州学院学报,2014,29(8):11-15.

[4]邓冰,王彬汕.澳大利亚天阁露玛野生海豚度假村生态旅游经验启示,理想空间No.69,2015.

[5]新华社新媒体,与鲸共舞——涠洲岛的布氏鲸守护者,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9311049786494552&wfr=spider&for=pc,发布时间: 2021-01-20.


文/邓冰 范鸣晓